FC2ブロ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11 | 2018/12 | 01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来,享受CO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转同人小说第5.0话。(少女向...吧)
――谢谢镜子――
-----------------
Act 5.0: 纠缠
   ――――“演戏,只是人类的自娱自乐,或者人类的自欺欺人。”
★★★★★★★★★★★★★★★★★★★★★★★★★★★★★★★★★★★
“哈哈哈哈哈――”
色跑车里传来威力十足的爆笑声。
头痛地顶着车窗,男人俊气的脸上颇显无力,只得朝一旁笑得昏天暗地的某男递去寒冰似的一眼。
“噗噗噗――”某男接收到威胁度不明的信号,忙掩着嘴痛苦地憋住笑意,但是不成调的笑声还是从嘴里不断蹦出来。
五指交错撩起眼前的发,男人闭上眼认命:“你要笑就笑吧。”听到现在这种怪异的声音比听到他笑还让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社•悻•一!”
五分钟后,跑车在东京一如以往畅达的道路上平稳行使着。
镜头再转换回车内,请注意之前我们用了“平稳”二字,因此现在如果发现车内刚刚还在大笑不已的男人现在脸色惨败神情颓败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可以猜想到些什么来龙去脉。
“那、那……呕……那样开车是违反……”
煞――
猛然一个急转,几乎可以听到车胎与地面摩擦出的刺耳声音!
“不要急转啊啊啊啊啊!”社被离心力甩向车窗,狼狈的脸贴在玻璃上俨然一副地藏相,他禁不住想要打开车门逃命:谋杀!这绝对是蓄意谋杀!
在这一次急转弯后,跑车重新缓下了速度,莲一手靠着车窗支起下巴,一手熟捻地把握方向盘,那双修目懒散地瞥给他一点点怜悯:“如何?”
“我吸取教训。”
“明白就好。”
“下次坐你的车一定要先系好安全带。” 社捧着毫无血色的脸,刚刚经历一场东京“生死时速”,居然没有好心的警察大哥来救命……
这个家伙根本没有任何反省意识吗……莲不可置信地瞪他,不过看在某人已经自作自受的份上,暂且释放一点仁慈,于是他向社伸出手:“拿来。”
“唔唔。”好不容易抚着胸口平息几口闷气,社忙不迭把手机递给他:“我也只不过是想帮你分析一下情况而已,用得着这样报复啊?”
“你那是威胁,第二次。”莲皱眉:“到底什么时候把它从我这里偷走的。”一回到车上就用那么阴险的表情拿着手机威胁他,要逼他说出什么目前和京子的境况,虽然很不愿说出口,但又着实有点不得不说的念头,所以只好把删减一二关键的事情告诉了他,结果就换来一开始的情景。
尽管这么说不符合他的个性,但他真的很想说,有时候社实在是……很欠扁。
稍稍恢复了一点“人气”,社靠向靠背:“我只是没有想到一向冷静如你居然也会做出这么痞子的事来~”
痞子?也许。莲也不禁从嘴角流露出了不拘的笑意,在没有人察觉的时候。
“可是居然把原定的2个月行程说成永远不回来,你也真够……无赖啊……”
“是吗?”莲的眼睛专注地注视前方的道路:“我从不觉得我是正人君子。”
“不过这样好吗?要是她到时候不但没有表示出一点遗憾的意思,还拍手庆祝你去米兰好好反展怎么办?”社转而看他脸上的平静非常,莲这家伙――永远都是这样,无论是如何激烈的感情,最多也只能到平常人一半的程度而已。但是不同的是,自从京子出现后,他的表情早就过半不止,不仅仅是往日那种终止在前辈关爱程度的笑容,还是因为京子而烦闷的样子……渐渐,变得像一个人。
这面过早淡漠感情的侧脸,也是他不断撮合他们两个人的原因啊,莲和京子,似乎都缺少了属于一个人应该有的东西,偶尔,看到他们的样子,净似如出一辙。
莲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收拢,握紧。
“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我反而不奇怪,”挂在唇上不温不火的笑意有些嘲讽的味道,“这次,就要看我的赌注,它是否押错了地方。”
他怎会不明白,一直以来,在京子的心里,他不过是艺能界的前辈,不过是一个给她鼓励的人,不过是她学习演技的样板。至少,在京子的心里,除了这些以外,她没有考虑过其他,这一点,曾经的他也是。看到她因为他的迫近而警戒的样子,他几乎要觉得自己可笑。
可是,如果还是任自己这份混乱的感情蔓延下去的话,他也永远别想让自己的演艺事业继续安稳……不解决……不行。
“你希望怎么做,我可以帮忙哦~”谄媚得两眼闪亮。
“希望你闭嘴。”
如果,害怕过分地接近会吓坏她,那么,就尝试后退吧,退开一些,让她看清楚他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感情早就无路可逃,让她承担起解开魔王封印的责任,让她也重新审视两个人之间真正存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样,即便是他自私,也可能唯一揭开隔阂的方式。
那么,京子,要是这份感情令我万劫不复,就让我们一起万劫不复……
莲的神情忽然顿了一下。
“社。”
“啊?”
“你刚刚用哪一只手把手机还给我?”超过了安全底线。
三秒钟的静默。
……
“……没带手套的这只。”
跑车在下一个拐角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
叮呤呤呤呤呤~~~~~~~~
“交卷时间到,放下笔。”
教室里一片唉声叹气,不过很快又有传来很多不在意似的自我安慰话语。
“喂。”
被叫唤的女孩还是有些失神。
“最上京子。”七仓美森提高了声量,不自然的眼神里还带着一点不解。
这家伙怎么了,难不成考不好?呦呦,不是吧?
她伸出手在京子面前晃了晃,蠢材,下课啦,不要做梦了阿。
这才唤起了京子的注意,京子抬眸,美森不耐烦的表情收入眼底。
“嗨~”小小打个招呼。
七仓美森不禁想要给她抛一个“卫生球”――拜托,她站在她面前这么久了她才说“嗨”?撇过头,美森不看她的眼,小声咕哝:“你不是不会考吧?”
察觉美森言语中不如往常夹针带刺,京子只是扬起眉梢:“怎么可能?”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她不像“某些人”那样会有不会考的顾虑吗?美森皱眉蹙眼地把一本笔记扔到她的桌上:“还给你――”想当初拿的时候那么要面子装作不要,结果还的时候却这么理直气壮。
“我开玩笑啦,”京子忙笑着解释,“其实也有那么一两道题不会做~”这是实话。
是实话就更让人气愤啊!她可是空了十题好不好?!美森挫败地一撂头发,顺势在她的前排坐下。
“笔记没有用?”
“应该能及格吧,保佑。”美森作出祈祷的姿势:“我可不想暑假和尚一起去海边的计划泡汤――”那可是她肖想许久的事呀呀呀~~~~~
闻言,京子突兀地把目光慢慢迷离起来。
恋爱……真的有那么让人神往吗?难道不知道,感情的背后,是欺骗吗?何况,你爱上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个不会定下心来的男孩,任性顽固自私嚣张,完全不能够给你任何依赖和安全感,这一切,她是那么深切地体会过,所以她不能相信任何人,不能相信所谓的爱情,就是幸福的方式,所有人都一样,他们不是你自己,总有一日,都要离你而去的……都要离开……
[我会去米兰,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我会去米兰,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永远都不会回来……”那些话,是真的么?敦贺?
眼角余光捕捉到对桌的情绪改变,美森啪地敲了下桌面。
“事先说好了,我绝对不会把他让给你的!”
“什么?”京子收回神,定定回望美森倔强的脸。
“阿尚的事……我不会放开他!”她圆溜溜的色眼珠明朗亮丽,盛着少女含春心思的双瞳让京子黯淡了脸上的神色……
以前也是这样呢,好像在看着镜子中以前的那个自己。
只是微微地垂睫,把所有的目光无意识地投放在桌角那一两个不鲜明的字迹上,然后再任凭自己在无声的时光流逝中涣散……
米兰。
有多远?
“我喜欢阿尚,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改变的,绝对不会退让,绝对不会放开――”
喜欢。
[不要以为光靠“胆量”,一切就能如你所愿……]
改变。
[我真是败给你的毅力了。]
退让。
[你今天没有竖起中指呢。]
放开。
[提起精神,好好努力。]
爱与被爱。
[我相信阿――]
已经。
[在这个时候,还不允许我拥有这么重要的一个人――]
成为了这个世界上……
[你和不破尚如何……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最无益的东西。
[从前的我怎样都无所谓,现在的敦贺莲只是敦贺莲而已。]
明明如此。
[我不在日本,你不是更自在?]
明明如此……
有风吹进来,拂乱耳边的发,可是乱的又岂止是发?还有那无法理清的心绪……
“那,这一次,要好好抓紧……别让他再自私地飞走。”京子站起身,在美森讶然的目光下,静静,静静,对她说着。
在犹豫什么?在恐惧什么?
[你,逃不掉了。]
敦贺……
我开始害怕了。
☆☆☆☆☆☆☆☆☆☆☆☆☆☆☆☆☆☆☆☆☆☆☆☆☆☆☆☆☆☆☆☆☆
可是究竟在怕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拖着书包在去片场的路上垂头丧气,一边走一边踢着腿,只可惜这光亮的地面上没有石子来满足她的欲望,不然她一定要狠狠地――
呼!
一脚猛力往前一踹,本来只是想要做一个踢石头的姿势,却没有想到就这么好巧不巧地踹到一个人的腿――
“啊!对不起!”急急忙忙抬头想要为自己的失礼道歉,却发现自己被一双鹰隼似的眼紧紧攫住动弹不得。
好高……应该可以和敦贺比肩了吧?
削薄的唇,高挺的鼻梁,遮住左眼的浏海,带点讽刺与不屑地冷睨她。
干、干吗,这年头踢到腿要偿命?
“哥,你还慢吞吞,快走――最上京子?”从男子的身后突然传出有点印象的声音,京子也探出头,正好与走来的千鹤纱音四目相接。
“你――”两个人异口同声。
“怎么会到这里来?”千鹤纱音先机敏地接了下去:“我记得平日你都没有什么工作不是吗?――不是来凑热闹的吧?”
诶诶,真过份哪,她拍了不破的MV和Kyurara的广告,而且《Dark Moon》的宣传海报里也有她的名字,就算不知道“摇滚的Rock”里面那只笨拙的鸡是她(←也完全不想让人知道),难道那些都可以忽视吗?!
把不满都撇向一边,京子唇角抽动了一下,对于那些存心找麻烦的家伙,只有让他们看到事实才能让他们信服,而现在,很抱歉,她对于出示证据给她一类的事全全没有兴趣。
“是啊,我来凑热闹。”京子“哦呵呵”笑着,看到千鹤纱音见鬼的表情,倒是达到了目的,她耸耸肩 ,径直掠过这一对兄妹向第一拍摄场走去。
“怪异的家伙……哥?”
“凑热闹吗……”融入微哑声调的魔魅声线伴和着唇上邪肆的笑幽幽嗤道:“那里,应该是《Dark Moon》的拍摄场吧?”
“咦――”
走进拍摄场,所有人都在为关于嘉月的最后一次拍摄而忙碌,走来走去的人群占据了京子的视野,然而奇异的,她却可以透过眼花缭乱的景况直直望见拍摄场的另一角――
站在几个工作人员中央,认真听取监制与导演解释剧情的莲。
那么,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吗?明天就不能在片场看到一起工作的敦贺先生了,后天他就会离开日本这片土地去米兰,也许,一如他所说的“也许”,去了米兰就不再回来……为什么呢?为什么在日本的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要戛然而止呢?又为什么在她问他的时候,敦贺却回答说“你逃不掉了”?为什么为什么――敦贺要吻她啊?!(←终于再次想起,脑海中画面重播~)
想不通地蹲在地上抱着头哀嚎,幽怨的幕再次笼罩她的四周,让旁人避之不及。
{不是说过啦,肯定是作弄你,你忘记了以前他做过多少恶劣的事了吗?}小恶魔京靠上她的肩膀,拿牙签挑了挑牙缝,不甚厌烦地给她灌迷药。
另一边的耳朵爬上一只小巧的天使京:{你不要听她说的,难道你不记得敦贺先生的好了吗,每次在你困难的时候也都是敦贺先生帮助你的,他为什么还要用这么恶毒的玩笑来作弄你啊?}
{切!不是的话他干吗要吻你啊!你以为你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会让人情不自禁吗?!}
“我不是,”京子寒刃般的眼光射向恶魔京,愣生生把恶魔京从肩膀上给吓掉在地面,“这点我知道,你不要重复好不好?”那时候尚太郎那个家伙就是用“根本不会化妆一点都不性感的女孩”来评价她的。
{可以试试看往其他方面想啊,也许敦贺会有别的吻你的原因不是吗,比如说……}天使京挂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嗫嚅着,小手纠缠不断。
好整以暇地趴在京子的膝盖上,恶魔京摆出必胜的姿态看着天使京:{嗯哼?}
有些消沉的京子也转而静静等待下文……
许久,天使京怯怯地补充了一句――{比如说……喜欢?}
……
◎ ※×#¥#%#¥%
京子的背后――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富士山喷发!日本岛龟裂!太平洋海啸!就连月球都迅速脱离地球引力运转!
啊啊啊啊啊啊――拜托你就算是要耍我也要拿比较有可信度的理由来耍我啊!即便让我相信《Skip Beat》明天就会完结我也不可能相信这么荒唐的事嘛!敦贺先生怎么可能喜欢像她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她这种“根本不会化妆一点都不性感的女孩”感兴趣啊?!(←你自己也这么定义的吗……)捶胸顿足地痛呼一阵,她从手指捂住的缝隙里偷偷看莲的身影……
可是……如果……真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种不切实际自作多情的幻想还是给我马上停止,马上停止!
还在她懊丧的时候,围绕着莲的人散开来,莲朝绪方点了点头,随即向这边走来。
啊?啊?!走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刚刚出现了这样的想法之后,现在看到敦贺先生都让她觉得不好意思……这么想的时候,敦贺先生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她紧站起身――
“敦――”
“百濑小姐,关于下一个部分――”
京子难以置信地瞪着那个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影。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怎么可能?这么接近的距离,敦贺先生却是完全没有看她一眼地径直掠过?这样可笑滑稽的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她怎么躲在角落,敦贺先生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她,即便是用高级绅士笑容威胁她也好,至少对于敦贺来说,她都是很容易注意到的区别……区别?她对于敦贺来说,到底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是挚友么?是需要特别关怀的新人?仔细想想,她也完全无法找出她特别的原因。
不平地转过身,她再次一鼓作气:“敦贺先生――”
“绪方监制说这个部分的剧本需要稍作修改……”耳畔分明听到了有人呼唤他的声音,然而莲只是不易觉察地蹙眉,继续和百濑逸美的讨论。
“敦贺君,好像京子在叫你。”百濑反倒是先提醒到。
莲勾起笑容:“是吗?”这一时他才侧过身,正视京子有些惶然的脸:“最上,有事么?”
……最上?京子呆了一下,现在居然叫她最上?那之前不是改口叫她“京子”吗?敦贺先生今天没有问题吧?而且他回答她的口气,就像是例行公务似的,让她的感觉,好讨厌。他们是朋友吧?无论怎么样也相互鼓励过,应该是朋友了吧?那为什么他却这么疏远?
“不,没事。”京子深吸一口气,礼貌地鞠了一个躬:“打扰了。”
这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在一旁把一切尽收眼底地社不可思议地惊愕着。
随后他旋风似的转过头看莲的反应――面无表情?莲,你疯了吗?你这样不是要让京子离你越来越远吗?还说什么采取行动,你以为这样疏远她就可以得到满意的结果啦?!――额滴神啊,来救救这两个迟钝的孩子吧!!!!!
“准备开拍《Dark Moon》第四十二场第三幕,工作人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莲平静地走向摄影机聚焦的中央,那样地从容不迫,可是任谁也没有看清,他那张沉默面具下的,揪心。
不要怪我残忍,这是唯一的方式,你很快就能明白,我的感受。
京子反握着自己的双手,站在摄影机后的角落,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有那么多憋闷的感觉汹涌而来,让她几乎难以呼吸。一直把敦贺先生当作自己的前辈,她也没有再想过其他,好吧,如果说他们是朋友,敦贺先生前一刻对待她的态度也并不是就脱离了朋友的范围,可是那和她要的不一样,究竟是什么不一样,她又迷惑了,难道她真正要的,并不是“朋友”――
她,震惊了。
“Action!”
一张平和的俊美脸庞瞬间染上绝色的悲哀神采,那种痛入骨髓无法挽回的绝望犹如一条结实的枷锁,狠狠束缚住无法去爱的人的心。冰镜一点点,一点点,遗落了属于自己的光辉,黯淡,萧然。连呼吸,连吐息的方式,都几近揉进了一种不被允许的禁忌。他慢慢抬起自己的手,修长的指微微瑟动,目光所落及的地方,就宛如渐渐透明,不复存在。
那样的情感,为什么如此真实?
“嘉月,”美月迷惘地抬首:“我,能相信你吗?”
我,能相信你吗?
他犹如走入了迷津,前方的路是满地荆棘,往日炯炯的眼神逐渐失去了焦距,站在美月面前的嘉月,是一尊失去灵魂的傀儡。
“就算知道是复仇,我也不想去相信……我,只是想相信你一个人而已。”葱玉的指蜷缩在胸口,美月低头,寂寞的表情竭尽所能地隐藏,可终究还是无法掩饰:“我,能相信你吗?”
[对他来说,我只是他晋身艺能界的,一块踏脚石而已。]
他抬眸,望着美月的眼,痛楚却无法言明。
不能爱,他不能去爱。
[一旦成功了,我就只是多余的存在。]
现在这个时候,还不允许他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人。
莲?此刻,并却没有因为莲高超的演技所沦陷,这是第一次,京子不用戏中人的眼光看莲的表演。站在这个角落,感受与以前截然不同,讶然地看着他的转变,在心里自然地唤出这个名字,这时候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只是融入角色么?可是为什么她却隐隐觉得,他不是嘉月,而是,敦贺莲……
低低的颤笑声,扬起在静谧的空间里,这样不合时宜的笑声,却又着实抓住了人心最脆弱的一点。
那笑声,是发自内心的,他捂着薄唇低笑,全然忘我地笑着,从胸腔里发起的颤动,几乎扯痛喉咙,撕裂心脏。
你什么时候能够知道,我要为你放弃多少坚持。
笑不过是人欺骗自己的方式,就像那张伪善的外表不过是“敦贺莲”的屏障而已,没有人能够触及屏障下的一丝一毫,因为想要触碰的人终究会因为那个深渊太过暗而不敢前进。于是从此,站在深渊底的人不再希冀抬头望的时候能看到日光,能听到呼喊,视觉、听觉,甚至触觉或者嗅觉都被蒙蔽,他的世界只是深渊,一个无边无际的深渊。
唯独,剩下感觉。
【嘉月,复仇,爱情。你只有一个选择。】
一度连感觉也都麻痹,他以为心如死灰,那原本驻留再记忆中一页页过去也都被自己残忍的抹煞,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
【你要忘记你的名字,因为你不再是你。】
嘉月向美月伸出了手,那有着细致纹路的掌心包含着男子想要给予的安定和依赖。
那只手在颤抖。
【因为你给不起,嘉月。因为你给不起。】
敦贺……此情此景,为什么让她这么害怕?仿佛根本无法靠近,他所在的地方,早就不是她所能及,只怕如果接近,她也不过是打乱了一池幻影,而且是潜藏在幻影底下的是――炼狱,能吞咽人心的炼狱。
绪方启文不由开始恐惧,他似乎能够感应到莲与平时的差异,即使这样的演技让人折服,可是他却并不想看到,这个样子的,敦贺莲。
屏气慑息,开拍前喧闹的场所,竟然如午夜的密室,细微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嘉月……”连百濑逸美都因此受到震慑,就像是被引导般,诧异和担心,恐惧和哀伤,统统掺入这一声呼唤里。
“我不想伤害你……”他的声音近乎沙哑,那种在胸臆中挣扎过千万遍的矛盾让其越发折磨人心。
[Corn,你看,这块石头像汉堡扒一样~]
我可以给你的太少,我的暗,本就不该玷污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为什么要因为父亲的囚笼把自己束缚起来?!你是嘉月,是橘嘉月啊!]
父亲的囚笼……
莲僵直了身形。
――[不!怎么能让这样的污点来给我们的家族抹!]
――[只不过是他的儿子,靠着这样一层台阶往上爬吧?嘻嘻……]
――[莲,你一定要当上最好的演员,一定要――]
――[污秽的东西,想要借这个孩子来得到什么?]
――[要记住,不能去爱人,你不要去爱人,因为那会让你生不如死。]
一幕幕从眼前掠过。
为什么想起这些……莲的瞳孔渐渐放大――为什么要想起这些!
美月轻轻握住他的手:“为了我,难道不能放下么?”
[Corn,以后,真的不能再见面了?]
莲的眼,从未有过这样的楚恻,流转在眼里的无法落下的,是隐约无法言明的东西。
不想让谁看到。
“不对……绪方先生,敦贺的样子不对劲――”那根本不是嘉月,那是他自己!
[只是一个累赘!]
“对不起……”惨白的指尖缓缓抚上美月的脸颊,他的眼微微沉下了眉睫:“对不起……”
对不起……
“绪方先生停止吧!”
[那个孩子是家族的耻辱!]
父亲宽大的羽翼遮住了天空。
隐忍着胸腔里开始奔腾的血气,他耗尽气力勉强自己坚持到最后,有着薄茧的指腹轻柔抚过美月眼中的泪,只有一句话,让他必须粉身碎骨舍弃一切――
“我只有你了。”
有谁知道,嘉月和美月的爱情,纠缠在这一句话背后多少个日日夜夜?更有谁知道,敦贺莲的感情,纠缠在这一段戏背后的多少个日日夜夜?
“Cut!”
这一幕顺利完结。
一个修长的身影突然像是被抽空了力气,猛然昏倒在地!
“莲――” __________________P1~P6
[就是那个家伙吧,靠那样的原因才能进剧组的……]
必须要证明给他们知道……
他清楚记得,被人耻笑的目光,被人驱逐的手势,被人议论的背后……一切一切,纵然在过去了那么多年以后,那些记忆仍旧如同顽石般坚固。
大火。呼喊。诡笑。
[我等了他好久……但最后也见不上他一面……]
只觉得,胸口的郁卒无处发泄,沉甸甸压制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如何都无法挣脱。
这里是……什么地方?
手指缓缓抽动了一下。
医院,干净的白床,令人安心的色调。夜风,飘起的窗帘。女孩。
她趴在床沿,静静看着床榻上那张英秀的面容――薄抿的唇畔染上不知名的冷郁,就连修眉也微微皱起,眉心那一道褶痕,折叠起隐然的愁。
敦贺……
就这么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沈溺在思绪里就无法自拔,她一向不是会对一个男人这样发呆的人,就连对不破尚也不曾,只是习惯了那时候捧着尚的海报,习惯了念叨着尚太郎,可是真要让她对着尚这样发呆……却从未有过。
你究竟把什么藏起来了呢?好象藏得那么辛苦。
{居然看着他发呆?}一群色的小幽灵从她身后冒出头。怨京A看着怨京B,怨京B拉出怨京C――有没有搞错?不行了不行了,最近这家伙一直都直面那个大魔王,害它们都没有出场的机会,怎么就连这么好的下手时机都要放过?!天理不容啊天理不容!
十几团的小凑到一起开始商量起作战计划,而在这一连串阴谋诡计的背后,发呆的受害者之一,仍然还没有醒悟过来――
“京子,我先出去给莲买点水果,你帮忙照顾他一下喔~”社推开门,不期然撞见这么一幕温馨至极的画面,单纯的小女生单独趴在“有着不明过去的男人”(←这么说的原因是社一直认为莲过去本性绝对是只狡猾的狼)身边守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要说男人醒过来会做些什么,就算男人不醒过来都让人觉得这两个是什么什么(……),如此美好地幻想着,他的脑袋里已经开始敲起了教堂十二点的钟声――社先生想得真是深远……
“嗯,社先生,麻烦先带些快餐粥回来,我想敦贺先生醒过来应该需要先补充一些体力才对。”惊觉自己的失神,京子慌忙转过头来,给社一个微笑来掩饰她的尴尬。
“唉呀呀,京子你果真很适合做女朋友呢~”就不知道莲那个笨小子什么时候开窍,社很三八地窃笑。
被这个定论吓了一跳――“呵――”两眼发青:“社先生――你在说什么啊?”女朋友跟这个什么关系……京子露出了一副下地狱的表情,仿佛地狱之火要把她熊熊吞咽。
“我……我只是说京子你很会体贴人而已。”完全被她吓倒。
糟糕,因为自己之前七想八想,好象误会了……她低低应了声紧转过头。
喀。
门在社的道别声中再次被合上,留下只有两个人的相处空间。
他在睡着吧。
京子定定地坐在椅子上,病房里无事可作,唯一比较吸引她的事,尽管连她自己也不相信,但是,却是完全表现在她的行动上了――
指尖,轻轻抚上莲微蹙的眉心。
这样皱着眉头,睡也睡不安稳,不是吗?
“为什么要皱眉呢……”她喃喃自语,一边以轻柔的力道舒展开莲皱起的褶痕。
指尖传来的是男人温热的气息。
她的双颊倏地烧红。
能这样近距离地端详着他,一遍遍和记忆中的那个身影比对,她脸上的疑惑越来越深。也不是……没有相似的地方……可是过了这么久,长相在回忆里已经模糊了,就算看到那张照片,可是又有谁能肯定,照片中的那个人就是敦贺呢?谁又能肯定,照片中的那个人……就是……Corn……
“……莲……你,听不到的吧……虽然最初遇上你的时候,觉得天底下没有比你更恶劣的混蛋……但是……但是……现在好象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请你不要再那么冷淡,好不好?我……开始觉得害怕。”
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不想被他讨厌。
她,不能确定,但又好似,有了那么一点头绪。
而这一厢,怨京军团已经商量完毕――
↓ №1计划↓
{我们先引开她的注意力……}
{唔唔。}
{然后一起涌上去……}
{唔唔。}
{让大魔王好好尝尝我们的厉害!}
{噢耶!}→难道怨京的智力和灵力是不成正比的吗……= =#(这是什么狗屎作战计划?)
阴森森刮起一阵风,掀得窗帘不断翻转。
好冷,京子走向窗边,想要关上窗子,这样的风会让敦贺先生着凉的吧?
日光灯就在这个时候忽明忽暗,京子不由转过头。
伴随着轻微的声音,特别监护室里顿时一片漆。
哈哈哈哈……怨京军团情不自禁扬起奸计得逞的笑,瞬间鼓胀成庞大的灵体,朝病床的方向俯冲而去――
“敦贺先生!”
察觉到不对劲的京子急匆匆往病床的方向奔去……
%#△¥※
乌龙地摔了一跤,暗中的前行果然是举步维艰。
脸颊下,清楚传来沉沉的心跳声。
温度更是灼得她脸红心跳。因为是夏天,仅仅只是一床单薄的被单阻隔在两个人之间,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怎么都不知道,你有偷袭的爱好?”
莲沉稳的嗓音犹如从流水上轻轻滑过,说话时胸腔也跟着震动起伏,不高不低但是带着轻笑的调侃语调。
她在心里大呼冤枉,想要退开,身体却纹丝不动,原来是莲的手早就轻而易举地禁锢上她。
“敦贺先――”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莲。”好在目前处在暗中,不然她一定敌不过此时恶魔的“圣光微笑”。
好象有什么不对……呃……“你不是不理会我了吗?”怎么突然又开始用这样的语气作弄她?
“有么?”他很满意目前的情况,轻轻抱着怀中的娇躯。
“当然有!”
“错觉而已,错觉。”莲的笑意泛上了唇角。
“胡说,明明……明明……”不甘心地反驳着,什么错觉,什么错觉……如果是错觉就好了,可是那种被敦贺排斥的感受分明清清楚楚存在过……就这样,匆忙的辩驳间,不甘心与委屈的情绪绞杂在一块儿,有水滴不经意滴上了莲的胸膛。
莲讶然。
“京子……”他的手段太高明了吗?只不过是一场冷战,居然就让她着急到哭?那之前数次的冷战,数次对她摆出的生气脸孔,也从来没有见到她这样表现过。
果真是……有什么在改变。
“敦贺先生你再怎样也跟我没有关系!”嘴上大声宣布,趴在他身上的女孩却仍然还在瑟动着,不该存在的泪水居然还是滑落下来,浸湿了他的衣襟,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得到敦贺响应之后突然就放松了情绪,更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之后又还会哭……真是……丢脸死了,最上京子!
那双结实的臂膀,紧紧圈住她。
她一僵。
“你是在害怕吗?”
莲静静地问,从云后悄悄露出的月亮洒下温柔的光芒,照亮他闭上的眼眸,和长长的眉睫。所有的线条都被嵌染上柔和的色彩,清远绵长。
这个气氛……好象不太对……京子咕哝着:“没有,哪有什么害怕。”
“撒谎。”
“我干吗要害怕啊?”
“我逐渐有意识……是在十五分钟前。”深深把她的气息吸进肺腔,那种不属于高级香水不属于熏衣料的自然味道,只有香的淡淡芳香,馥郁而甜美。
……十五分钟――前?!!!京子吓得呆住……也、也就是说……她说的那些话,全都……被听到了?!
“所以我说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莲。”莲任她继续维持痴呆状,从他的角度看去,借着月光,她的面容就像是晕上一层月华,有些朦胧的姣好。
“敦贺!”太……太恶劣了!!!!她挣扎着要起身反抗。
“别动。”
“为什么不能动?!”
“咳咳……”莲一副吃痛的样子,庆幸的是京子没有看见他揶揄的笑容:“你对一个病患就不能温柔一点?”
“啊,对不起。”京子乖乖地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没关系。”这个……应该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一个晕倒的人和病患有什么关系呢……
莲只是闭着眼,抱着她的时候,什么烦恼都可以忘却。那些……不愿记起的过去……他一直觉得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足够,难道是已经到了极限了吗?真的需要一个能够给他抚慰的角色,让他安然下去,是这样吧。
他是敦贺莲,孤独孑然一身的男子,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也会有陷落的时候。
“说起来,为什么会在拍摄的时候昏倒?”趴在他胸前的京子实在对目前暧昧不明的状况无所适从,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话题。
“也许是这两天太累了。”
他说,语气那样随意,随意地就像是自己说的是一个事实。
“那个人不是嘉月。”京子也丝毫不留给他喘息的机会:“是敦贺先生自己吧?”
“……”
“果然是要隐瞒的吗……”
“……”
“……”
“那场戏……”
“诶?”
“是演给你的。”莲淡淡应着。
演给我?是什么意思?
“也许要你明白,还要等一段时间……我会继续等。”就算时光要不断地流逝,他也知道自己会一直等下去,因为他不会再做出更激烈的举动,因为,他是敦贺莲。嘴角无奈的笑终化为了然,嘴角在隐隐间上扬,慢慢地,一点点弧度。
能让他爱上一个人,这一生,也只会有这么一次了。
他肯定。
“社。”
“……”
“社。”不耐烦。
“……”
“请不要奸笑。”
“哦。”
……
“还有……”
“……”
“淫笑更恶心。”

京子完全插不上话,也完全提不起勇气插话。
坐在跑车里,空间顿时缩小了几倍,右前方社先生揶揄不明的笑意更让她尴尬万分。
这之前,可能谁也料不到社先生突然回来,当他回来的时候,走廊的灯光照亮病床那一角那一刻……京子已经预感到往后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果说自己只是想要给敦贺先生安定,这个说法是不是听起来太不切实际?那……如果说自己已经习惯了敦贺先生最近类似的怪异行止所以没有挣脱……这个说法只会更让人浮想联翩而已。
奇怪的是……京子偷偷瞄了左前方平静开车的莲一眼――只在出医院的时候发现他脸上有些绛色的薄晕,但是在社先生不断地说他还是下手了之类的话时,他却一点都没有辩解的意思,敦贺是这么任人宰割的人吗?想起记忆里那个露出撒旦笑容的他――绝对不可能。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到了。”莲转过头,沉柔的声线挑起空气中尴尬的气息。
京子惶然抬眸,两个人的眼神在狭窄的直线里交汇,又同时不自然地撇开眼。
哦哦~气氛非常好啊~如果没有他这个1000W电灯泡在的话。社兴冲冲地看好戏。
“下车吧。”莲眄睨到右边兀自犯痴的男人,不禁带点无可奈何地催促……再这样下去,他不认为社的妄想症还有药可救。
“嗨!”京子颇有精神地响应,即便是假装的情绪,至少能给自己一点勇气紧逃离社先生的视线封锁,所以她抓起包紧下了车。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莲也打开车门,从另一边走下车。
“咦?不是要回去么?”
“嗯。”莲抬首眺向远方的街角,宽大的手心撩过被风吹拂的色发丝,瑰丽而神秘的色流转飘扬,伫立在夜风里有些苍冷的气息,道不明的落寂。
“可是为什么下车?”
莲走向她,耸耸肩不置可否。
京子偏过头,随后转身往不倒翁缓缓踱步。
他的步履闲雅,跟在她的身后有条不紊走着。
“后天要去米兰了?”她在前头忽然说到。
莲一顿,之后唇角勾起笑容,浅浅。“怎么?”
“那明天……”
“事务所还有事要交待。”
“哦。”
看着前面单薄的身影,俊朗的面庞若有所思。
他的指抚上唇,幽幽滑过:“明天下午的课很早结束吧?”
京子猛然转过脸,对上他优雅玩味的笑。
“想要预定我吗?”
预定什么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03 00:02】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转同人小说第5.2话。(少女向...吧) | ホーム |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4话[下]。(少女向...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给荼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ello47.blog106.fc2.com/tb.php/7-5afd609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荼セロは

Author:荼セロは
山云党百四控,少女情怀优先。
草川为,田中机械正萌。
总括:浓度只有47%的腐人。

記事類别

申明: 站内图文非允勿转。 [STARxSTAR]转自[百度SKIP吧]的空镜皆无。

近期記事

近期留語

©Plug-in by PRSU

検索大道

連結贰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