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11 | 2018/12 | 01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来,享受CO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4话[上]。(少女向...吧)
――谢谢镜子――
-----------------
ACT:4 失而复得 [上]
――“谁是谁的谁?谁先爱上谁?”
★★★★★★★★★★★★★★★★★★★★★★★★★★★★★★★★★
“谢谢您的帮助!”充满朝气而又喜悦无比的女声在走廊的拐角处响起,连空气都仿佛沾染上了胜利的滋味。
“你可真是神通广大,连魔术师都被你收买了呢。”浅浅一笑,麻生春树赞赏地端详着面前已回复朴素打扮的少女,好像眼前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而实际上,敏锐如麻生,如何感受不到,早在隐约之中,惊涛骇浪已经伴随着这个少女的觉醒而蛰伏在她的命运里,总有一天,那女孩的光芒会如同海啸汹涌澎湃而铺天盖地。
Star,属于她的昭示。
京子耸耸肩,嘴角依然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因为在苦思冥想的时候刚好看到了道具,还算是我运气好,表演魔术的前辈还没有离开~”那个叔叔真是大好人,她不过是紧张兮兮地对他摆出了一个表情,他就立马答应帮忙了。
麻生绝对猜想不到京子和她死忠的怨京仆人们只消作出怎样一个晦暗的表情,就足以让魔术师在三秒内崩溃自己的职业操守。
“哈。”凉飕飕地一声低哼,有人用鼻冷嗤表示不屑:“不过是请了魔术师让自己从一个玻璃箱瞬间转换到另一个玻璃箱而已,你当我的歌友会是魔术表演秀吗?”流光闪耀的金发一扬,环胸倚墙靠着的某人很是不满意。
当然不满意,这个女人表演完白天使的角色之后就立刻变成那个天使做什么?!更可恨的是,表演一结束就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做什么?!
“啧。”
同样从鼻尖冒出一声冷哼,她径直从他身边“跨”过。
完全无视。
“你……”不破尚气结,不由自主地捉住她的手――
她猛然回头,恶狠狠地瞪他,比及平时表演未绪的怨愤千百倍不止!
不破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松了手。
“好了,尚,所以说你实在没有表演天分。”麻生春树像是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觉得可笑,这一对冤家实在是“易结却难解”,“京子今天的表演连我都叹为观止呢。”
“真、真的吗?!”骤然一阵风刮到麻生面前,大眼闪烁着无比闪亮光芒的少女冲到她面前,好像小狗一样双手拳在胸前讨好地等着她的答复。
她这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不破无趣地眯起眼。
被京子的表情牵起了邪恶情绪,麻生第一次想尝试作弄这个小鬼:“对呀,特别是和尚演相爱的对手戏那一段,所有人都以为你们真的是在恋爱啊。”
“胡说八道!”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反驳起来!
你看你看,麻生在心里轻叹,这样让人不怀疑都难吧?
“对不起――我来晚了――”远远地传来女孩的叫声,然后从走廊另一端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人儿:“阿尚――对不起――”
“呀,呀。”不破邪气地勾起笑容:“你还知道来啊?”
“我不是故意的――正好交通堵塞――”听出不破语带讥讽的说话方式,美森匆忙辩解,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反正也不……”尚还打算说些什么,忽然痛呼了一声,抱起脚闪到了一边。
“尚?”
“不用担心他,”京子直接把不破尚这个碍眼的角色从众人视野里清除出境:“美森, 你没有耽误演出,不用太自责。”她希望能给她一个宽慰的笑容。
七仓美森不解的皱眉:“没有耽误?”
“是啊,京子已经把你的角色演得很好啦!演出好得很!”不破因为赌气美森能够把放他演出的鸽子,连京子是否是敌对立场也不顾了,想来美森口口声声说什么喜欢他,到最后这就是她表达重视的方式?
京子一瞪他,而美森一呆。
几秒钟后,眼泪从美森的眼角滚落下来,她开始剧烈地抽泣。
“喂喂――没事你哭什么?”不破话未说完,美森奔过前来抱着他的手臂大哭,转而又愤恨地瞪向京子:“我不会输给你的!”
来了,又是纠缠不清的三角恋,麻生顿觉世界灰暗。
阿?京子指着自己――无缘无故,她又怎么了?
“我一早就知道了,你还喜欢阿尚对不对?!所以你要把我的机会都抢走,你要把阿尚从我身边抢走!”她孩子气地大叫着:“阿尚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把他让给你!”
不破尚翻了个白眼,他从来都不属于谁,拜托。
但是下意识地,他偷偷窥视京子的反应――
“放心啊。”
京子莹润的薄唇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我对他完全无兴趣阿。”
他,怔住。
☆☆☆☆☆☆☆☆☆☆☆☆☆☆☆☆☆☆☆☆☆☆☆☆☆☆☆☆☆☆
京子满脸堆着愉悦的心情向出口走去。
目的达成,虽然要和不破尚太郎那个恶心的家伙演对手戏,还差点被他“意外”◎¥%(自动屏蔽),但是演出的效果看来非常好呢,这样的话,那个什么混蛋男应该也看得到了吧,因为这个演出在电视台也会反复播放,让他好好知道一下以貌取人是多么幼稚的行为!
啊!对了!她猛地举起自己的手打量――跟不破隔着一个玻璃碰到了啊!用那么肉麻的动作碰到的啊!回去一定要用硫酸消毒干净啊啊啊啊啊!(你要自杀么?= =)
怨京们也同她一样惊声尖叫着鄙视那只不属于同胞的手――
“真是有趣的画面。”突然一个清浅的笑声打断了她的臆想。
一只手轻易揪住怨京一号,好整以暇地把玩着。
京子转过头,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容貌俊秀隽永,一袭及腰的长发,手上还从手臂直到掌间缠绕着色丝带。
“呃,你是?”
美人,好像雕琢的工艺品一样精致的美人,肌清骨秀,发缯眸长,举手投足间都恣意游走着淡雅如菊的气息。
好久没有见过这样有日本古风味道的人了……
“四枫院刹夜,Azrael乐队主唱兼贝斯手,初次见面,京子小姐。”丢掉手中不断咬人的怨京,他有礼地伸出手。
这让她也忙伸手回应起来,良好的礼仪教养早就让这成了她的反射性动作。“我是最上……咦?你知道我的名字?”
“是的,准确来说不只是你的名字,你的身高乃至三围我都一清二楚。”他说得一派轻松,闲散而不乏调侃的口气甫出口立马换来一个女孩退避到十尺之外。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仪表堂堂却是披着人类外衣有着禽兽心理的怪叔叔?!
“咳、咳。”他低笑地正色道:“我只是开个玩笑,放心,我并不是什么有怪异企图的男人。”
京子还是用狐疑的眼神堤防着她,保持安全距离。
耸耸肩,四枫院刹夜无奈地解释:“因为在那之前,曾经调查过你的资料。”
果真还是怪叔叔!
看到她更加不信赖的眼神,四枫院刹夜终于收起礼仪性的笑容。
“实际上,我需要你参加关于Azrael新专辑的PV宣传短剧演出。”
……冲击太大,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
“PV?”难道是之前看了她参加不破PV的拍摄?
“是的,说得更清楚些,是需要你作为Azrael乐队新专辑所有宣传活动的中心,我相信你一定会对这份工作感兴趣。”
“四、四枫院先生……”
“我比你大两岁而已。”他看起来很老?
“那么,四枫院君,你确定你没有找错人么?”整张专辑宣传活动的中心,这样责任重大的任务,交给她一个不知名的新人……
“Azrael也是新兴的乐队,你不用有什么压力。”
那压力就更大了吧!新兴乐队就用她这样的新人,要是……
“刹夜从来也都是用新人的。”突然不知从哪里插入的一句话飘进她的耳朵。她转过头望向声源――
“啊!你是那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自以为是的混蛋男!
“是我。”秋田广之伸手示意,不过要是他知道京子在心里暗自给他下了什么样的定义,他一定不会这么爽快地承认。
“你也是乐队的成员……”她的兴趣顿减,突然有了种马上回绝的冲动。
“切,虽然刹夜承认你,但是我可没有。”即使看了她的表演的确有值得赞许的地方,不过平民化就是平民化,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出彩?也不明白刹夜是怎么回事,虽然专辑大多数制作都是由他来负责,可是这次的眼光,说什么他也无法接受。“演技这种东西,不是像你这种一点明星气质都没有的小女生能够挥洒自如的。”
四枫院刹夜明显感到身边的气息顿然暗沉下来,但是他丝毫没有制止秋田的胡言乱语,反倒是唇角,隐隐似笑非笑。
你这家伙还是不吸取教训地狂妄自大……京子紧紧握起拳――
“也许是有那么点勉强。”刹夜摊开手,小声叹道。
催化剂轰得让火苗熊熊燃烧!
“我接受!”
歌友会散场半小时后。
说起来敦贺先生到底去了哪里,明明那时候感觉他还在附近的,怎么演出之后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呢?京子站在出口处左右张望,轻便的休闲裙与不着任何打扮的她在人群中显得没有一丝特别,两旁的人匆匆来去,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姐姐――”
感觉裙角被人拉扯了一下,京子弯下身,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怎么,跟家人走散了吗?”她温柔地微笑。
小男孩递上一张白纸条:“有个大哥哥要我把这个给你。”
“大哥哥?”她疑惑地偏过头。
“嗯,一个好高好高的大哥哥。”小鬼把手举起来,作出一个“很高很高”的姿势。
京子恍然大悟:“噢,谢谢。大哥哥还有说什么吗?”
“唔……”小男孩把手指抵在唇边努力回想,然后突然记起什么:“有!”他让自己作出大人的模样,然后两手抱着胸,学着压低帽沿的样子,小小声地说:“……没有资格……”
啊哈?这是什么意思?
“大哥哥要走之前是这么小声说的,啊――姐姐我要走了,妈妈在叫我了――拜拜!”
“拜拜,路上要小心哦!”
京子收回再见的手势,随即疑惑地打开了纸条――

演出加油,我相信你能做到。
有事先走了,抱歉。
敦贺
只是……这样的话啊……
那么之前她感觉到敦贺先生在场,只不过是错觉咯?这么想,突然心脏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闷闷沉沉。
她死死盯着纸条上那两行字,不自觉嘟起了唇:“你不是答应我要为我加油的吗……食言的撒谎鬼。”只是纸条上简简单单的“加油”两个字,难道就是他实践诺言的方式……
沉默了一会儿,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舒缓开眉头。
“虽然是这样,还是很开心呢,敦贺先生~”
她展开一抹大大的灿烂笑容。
抬头望向万里晴空,今天的蓝色,格外明艳。
☆☆☆☆☆☆☆☆☆☆☆☆☆☆☆☆☆☆☆☆☆☆☆☆☆☆☆☆☆☆☆
LME演艺制作事务所大楼。
娇小的身影在拐角偷偷探头,直到另一头的脚步声临近,一只小手伸了出来,指头勾勾,想要引起脚步声主人的注意。
下意识偏过头,莲不禁莞尔:“玛莉亚?”他伸出双臂,下一刻自然有个“球体”就那么“滚”进了他的臂弯。
“阿莲阿莲~~~”小天使笑得眉眼弯弯,在莲的光滑的颈项上磨蹭,完全忽视了莲身后还有两个人存在。
莲搔搔她的卷发:“怎么一个人来了?不是应该先去找爷爷的吗?”
玛莉亚伸出掌心,努力占美男子便宜地捧着莲的脸:“我比较想阿莲你嘛~”
如果不是了解这一对的关系,还真容易让人误会这两个人的对话方式。
“咳。”社出声提醒莲不要忘记还有客人存在。
抬眼,莲向身后漠然瞥去。
“对了,阿莲你今天看到姐姐了吗?”玛莉亚突然想起。
莲挑眉,随后微微沉下了眼睫。“怎么了?”不知为什么,现在是那么不想要记起她,他怕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再消几次就会全面崩溃。
“玛莉亚今天有在电视上看到姐姐的表演哦!”玛莉亚附上莲的耳朵,偷偷对他说,然后窃窃地顽皮一笑:“阿莲也一定很想看吧?”因为阿莲和她一样都很喜欢姐姐不是吗?
半晌,莲淡淡撇过头,“阿。”轻描淡写地回应。
“诶诶?”玛莉亚攒起眉毛,阿莲今天的反应不对,这是怎么回事?
“玛莉亚……”社见提醒莲无效,转而向玛莉亚争取存在感:“我们现在有客人喔。”社比了比身后维持端正站姿的女孩。
一阵冷寒的闪光掠过――
是、是他的错觉吗?社忽然觉得冷汗大滴大滴落了下来,终于发现玛莉亚用不共戴天的仇恨目光瞪着他以及……他的身后。
“阿莲,这个家伙是谁?”懒得对有威胁的陌生女孩装可爱,玛莉亚趴在莲的肩头,眯起的眼扫过女孩的全身,女孩悚然一颤。
“是这次工作的搭档。”莲把玛莉亚放下,而后抬眼看了看大家闺秀样的千鹤纱音。
看到莲转过身,千鹤纱音颔首,柔柔笑道:“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好可爱呢……”她弯下腰,脸上是极致温柔的笑意:“你是叫玛莉亚对吧?”
“对啊,阿姨~”玛莉亚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女人的动机不纯,先发制人。
阿、阿姨?一根筷子在千鹤纱音心里被折断,但她仍旧维持好脾气:“现在的小孩真喜欢开玩笑呢……”
“我不是开玩笑阿,你难道不是阿姨吗?”玛莉亚作出一个好惊奇的表情。
数十根筷子被折断――千鹤纱音刚想要反驳些什么,却见莲先展开足以让全世界女孩痴迷的微笑:“千鹤小姐,我想你没有必要这么拘束。”
什么?
“你的母亲不在这里。”莲撂下一句话,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留下不明所以的社和玛莉亚,以及露出别有深意之笑的千鹤纱音。
很好,这个游戏会很有趣。
☆☆☆☆☆☆☆☆☆☆☆☆☆☆☆☆☆☆☆☆☆☆☆☆☆☆☆☆☆☆☆ 
PM7:30
社停下步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哪位?……京子?……是的……咦?莲吗……他今天似乎有些不舒服,早早结束了通告先回去了……嗯……不在家?啊!对了,他倒是有一个地方可能会去――”莲啊莲,你以为我不知道,一定又是因为京子才会有那么反常的举动吧,如果不早点解决你,后天的米兰之旅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就别怪我出卖你啦。
“嗯,是‘ES酒吧’吗?我明白了,是的,我想要去一趟,”电话这一端,京子礼貌地和社道别,“非常感谢社先生……不……也不是什么大事……好的,那么再见。”挂断通话,她托腮坐在快餐桌前,许久,叹了一声。
唉~~~~
“唉声叹气什么。”从洗手间走出来的窈窕美女在她面前坐定,毫不留情地瞪了她一眼。
“奏江~~~”京子睁大水灵灵的眼作势要拥抱过去,一张嘴可以塞进一颗蛋。
“少来,”琴南奏江一把拍掉贼兮兮的手:“怪恶心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友情这么卑微~~”京子举头望天,开始扮演起落魄浪人的角色,风萧萧兮易水寒,这一方落叶飘飘兮不复返……场景油然换成了平安时期的夜色,一轮明月高挂,更声一起,浪人孤独地走在刺骨的夜风中,徒留下遥远落寂的背影……
眉毛僵硬地抽动,奏江一把赏了她一个“爆栗子”:“不要给我演独角戏!”
呜呜~京子抱着头低低抽泣,好半晌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始作俑者进行目光的控诉。
“这样看着我也没有用,”抱着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奏江的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手臂,“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知道自己装无辜换不回谁人怜香惜玉,京子安分地坐回座位,沉默了好一阵,终于在奏江谋杀的视线下开了口:“我的初吻不见了……”
“哈――”奏江瞪大眼,差点让下巴脱到地上。
“谁?!不破尚?!你今天说过是去参加不破尚的歌友会演出――”
“那个……还不算啦……”她小声嗫嚅。
“还不算?!!!”奏江不可置信地摇晃她:“你真的被他……”
“他还来不及真的吻――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提那个该死的不破尚太郎?!”一听到这个名字她就想起那个#¥*•(屏蔽效果继续)
“不是他还有哪个野小……”“子”字还没有说出口,奏江悄然压低了声音,睿智如奏江,清楚知道能让京子被吻后这么郑重其事地和她诉说又没有见到她过激举动的人……估计……只有……“敦贺……莲?”
――“诶――”京子猛抽回手:“你怎么知道――”
果真是那个家伙!他终于还是下手了吗?奏江蹙起两弯柳眉:“你这么就这么轻易……”
“奏江……我有一件事很不明白……”她默默低下头,轻声问。
奏江撩起垂落的发丝,静静听她的下文。
“敦贺……并不是我最初认识时候那么讨厌的人……相反的,敦贺先生是个我敬佩的前辈,对自己的工作一丝不苟,拥有让我折服的演技,而且对人都很温和友善……”她没有敢抬头看奏江,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如果让奏江看到此时她的表情,一定会换来奏江的揶揄,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明用词没有任何不妥,可是她的脸就是慢慢烧了起来。
“特别是对你很好,总是给你鼓励,给你帮助,让你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了动力,”奏江就像是心理分析专家一样冷静地接过她的后文:“然后今天又突然有了这样反常的行为,让你现在很茫然?”
京子惊讶地看她。
“这真不该是我该插手的事,”奏江阖上眉眼,“究竟是什么感觉,要你自己去体会吧?旁人不管怎么说,都不及你的感受来得贴切。”敦贺莲……为什么她突然觉得那个男人有点在排演《源氏物语》的意图?
“唔……”京子继续盯着她,全然一头雾煞煞。
侧过脸去,奏江隐约有种想要偷笑的冲动,只要不点破,估计这个恋爱白痴是怎么样都不会有什么直接反应的吧?敦贺莲,男人的冲动也是要有代价的,别以为一个吻就可以换来佳人投怀呢。
“糟糕,必须走了。”京子恍然苏醒过神智:“已经这个时候,去完‘那里’再回‘不倒翁’就很晚了……”
喂喂。奏江又一次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女人是第一次比她先走诶,以往都是拼命哀求她多留一会儿,怎么今天改性了?
“对不起啦,奏江,下次再聊。”京子背起包:“今天这么匆忙真是很抱歉。”
“算了,怕了你,不要一直道歉,要走就快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奏江撇过眼。
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橱窗外的夜色里,奏江幽幽地,呼了口气――
“爱情这种东西,永远都让人犯傻。”
☆☆☆☆☆☆☆☆☆☆☆☆☆☆☆☆☆☆☆☆☆☆☆☆☆☆☆☆☆☆☆ 
醉人的爵士乐,悠扬的萨克斯音符,流转在这间以白为主基调的酒吧里。
ES酒吧,艺人聚集的高级场所,也是可以让艺人们彻底放松的地方,在这里不用担心追星族的干扰,狗崽队的纠缠,因为所有能进入这间酒吧的都是当今艺能界的知名人士,品味自然也与众不同。酒吧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高雅的音乐酒吧,钢琴与萨克斯,爵士与蓝调,交相辉映;另一部分是激情的摇滚迪吧,那些被工作压制得透不过气来的年轻艺人就习惯于来到这里释放激情,享受夜生活的放纵恣意。由于隔音效果良好,即便只相隔短短的一条中心走廊,也全然没有影响。
衬衫的襟口微敞,莲坐在吧台前,手上酒杯里白色的泡沫不断生长或消亡。
他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从立誓要成为实力艺人挣脱那层网开始。
不知为何,今晚,此时此刻,他却真切地坐在这个久违的位置,放纵着他遏制了许久的事。
手机震动。
他的脸色在听到那一端的话语后陡然转变,低低咒骂了一声。随后离开了吧台。
“小姐,你不能进去!”
“可是我真的是来找人……”
“来这里的每一个像你这样的人都说是来找人,可是我们也没有把谁放行过。很抱歉,这里是必须有VIP卡才能进入的地方,一般人是不得入内的。”门口的警卫长臂一拦,硬是把穿着简单的小女生当在了门前。
“……”这可怎么办呢,当时社先生也没有跟她说过这一层,她就这么匆匆忙忙跑来的。本来因为社先生说敦贺先生不舒服,她还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京子小姐?”身边忽然想起温雅的男性声音,京子的视野里映出有些熟悉的面孔。
“四枫院君?”
“你也来这里么?” 飘逸的银蓝色长发微微有些造型式的凌乱,最吸引她瞩目的却是四枫院左耳上的两枚小巧的白金耳环。真得很奇怪,明明戴着两枚耳环,可是在这个散发着内敛气质的男人身上却一点狂野的叛逆也不见,丝毫不突兀。
还有……他手上的丝带仍然没有解下。
“少……”
他摇摇头,用唇形制止警卫出声。
“不、不是……”京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不是这里的会员却想要进入这样丢脸的事,是在很难说出口:“我只是……来找人。”
“哦?”四枫院刹夜眯起眼,继而难以察觉地朝警卫颔首:“她是我的朋友,就让她进去吧。”
“是。四枫院先生。”
“那么,京子小姐,跟我来。”他头也不回地向门内移动,优雅而斯文地走。
那是京子从来没有触碰过的世界,喧嚣激情的音乐,目四射的灯光,放肆摇摆的人群。震天的乐声充斥耳膜,刺得耳膜阵阵发疼,七彩灯光伴着糜烂的腐朽的气息在人群中游走,夜生活在这里开始并且在这里蔓延,每个人的脸上或者贪婪或者餍足,世界上,所有的灵魂在这里变得夸张变得疯狂……
原来,艺人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要走散了……”刹夜转过头提醒道,却突然被几个女人挤向了人潮的另一端――
“呀~刹夜,今晚决不能放你走,我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那当然,刹夜可是四枫院会社的接班人,怎么会像我们一样,拍拍广告就得闲……”
“四枫院君……”话还含在喉咙里,她也被挤到了人群的另一角。
怎么办?现在要往哪里走?敦贺会在哪里?她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
正着急着,蓦然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挑的专业模特身段,在狂欢的人群里显得那么耀眼,色的衬衫襟口处,银色的项链跃动着诱人的光泽。他在人群里四顾,曜石般的短发随着动作起伏飞扬,就在她要叫住他那一刻,那个身影又悄然消失在一扇门后。
敦贺――
京子匆忙跟了上去,打开门,脚步慌张地向前跑。
那个身影转过拐角,她也跟了上去,可是之后……
又不见了。
“到底……哪里去了……”京子沮丧地拖着步子往前走着,突然――
一只手臂将她拉进了过道的角落里!
她猛地抬头。
那只手按在她上方的墙上,把她困在动弹不得窘境里。
莲,微倾身,深邃的眼对上她的。
敦……贺?
京子辛苦地仰首窥觑让她以一种暧昧姿势受困的男人。
怦怦,怦怦。
他的发垂至眉眼,瞳中一泓如冰深潭。
怦咚,怦咚。
衬衫下包裹着性感的胸膛,她还依稀能听到属于男人独有的呼吸。
哐啷,哐啷。
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声已经超出了心脏可以发出的声音范围并几乎处于半停摆状态,京子咽了一口唾沫,小小声地发问:“敦、敦贺……”
“来这里做什么?”不待她说完,莲略带低沉的嗓音先抢占了这一方狭小的空间。
“那个……社先生说你不舒服……我来……”
“看我?”挑眉,不动声色。
两人太过亲昵的距离让她蹙起眉头,脸颊绯红一片。“嗯……不过敦贺先生……这个姿势好像不太对……”
“很对。”莲将一只手插回口袋中,即便如此也没有给她任何可以脱逃的机会。
京子忽然想起那一次在盥洗室前,莲也是用这样的姿势并且维持高级绅士微笑在她耳边温柔而亲切地恐吓她……这难道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了吗?
但是不同的是,今天莲没有微笑。
不单单是平日里对她展现的温柔笑容,就连欺负她时候的绅士笑容都杳无踪影,他现在的表情,说不上认真,却也谈不上生气,什么情绪也没有。
对,面无表情。
这对于艺能界公认温和面善敦贺莲的一贯表现大相径庭,即便她曾经领略过更加大相径庭的时候。但今日……敦贺先生的样子让她有些陌生。
明明在自己决定进军日本艺能界的同时已经决定,要舍弃过去的一切回忆,就连那个森林中的精灵都将是自己的羁绊,他所能做的,只有残忍的抹煞一切……所有的……所有的也……
莲的眼眸低垂,目光扫过京子疑惑的神态,一言不发。
好吧,那暂且不管什么姿势对不对的问题,京子不着边际地将干枯的怨京木乃伊塞到身后:“敦贺先生,不舒服还来这里好吗?是不是应该回去好好休息?”
他看她的眼,清如明镜,不沾染丝毫关切以外的东西。
那时候,她面对不破尚含笑的眼,分明不是这么说。
“该回去的人是你。”莲突然松开手,转身往过道另一端走去。
他们谁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两条平行线,如何深入也找不到交点,所以怎样的感情都是徒劳,而他,也早应该清楚自己真正重要的不是工作以外的,任何……东西……
空间顷刻间挣脱了束缚,京子大喘了一口气,可是却无名地察觉到一股失落――是因为受到敦贺先生冷漠待遇的关系吗?她,难道又做了什么让敦贺先生不高兴的事?
她边想边跟在莲的身后,一心两用地走着。
莲加快了脚步,她也加快。
莲放慢了步子,她也放慢。
莲索性停了下来,转过头。
“你怎么还不回去?”他漠然问,冷冷的语调让人如寒风过境。
京子不明所以地撅起眉,“因为要和敦贺先生一同回去不是吗?”
“我没有说我要回去。”莲推开音乐酒吧的木制玻璃门,舒缓的乐音扑面而来,轻易移动颀长的腿,他重新在吧台坐下。
可是他毫无意外的发现京子仍旧立在他旁边。
这一刻,京子的眼神带着一种他无法理解的犀利,毫无掩饰地――穿透他。
柔软的发贴合着纤细的颈项,流转着幽幽墨色而安静透明的清水翦瞳,即便没有多加修饰,如扇的眼睫,挺直的鼻骨,柔和的唇色都仿佛独有一丝温善而让人平静的魔力。
却在这一刻,他因为那转变为洞悉的目光而困惑。
“难道是因为……我参加了不破尚的演出。”她的声音如温玉,虽然是反问,却也完全没有问的语气,正视他,想要让他无可遁逃。
直接命中。
只有片刻的怔忡,莲斜靠在大理石吧台上,结实的手臂支起线条优美的下颚,他冰冷的眸子渐渐浮起慵懒的笑意,三分认真七分轻佻的味道:“我为什么要因为你参加不破尚的演出而生气呢……”非常温柔的微笑,弯弯的眼角,闪亮的背景还有星星流金溢彩,表情无懈可击,找不到丝毫破绽。
但是……
“你说生气了阿?”莲殊不知自己掉进京子布下的圈套,京子依旧很端正地站在他的面前,扬起的下巴微微上挑的眼流露出诡谲的了然意味:“我由始至终没有说出‘你生气了’四个字,敦贺先生你却先对号入座,似乎可以用欲盖弥彰来解释呢……”
他说过的吧。〔就算被说中也要加以否认,这是做艺人的基本守则。〕这句话对于她来说真是受益匪浅呀。或者说他难道还认为已经吃过他一次又一次鳖的自己还会再被那个伪善的笑容欺骗?
瞬间,空气中的温度被一点点抽干,凝结。莲的周身仿佛有一颗颗冰晶析出,周遭诡异的色气流在他的微垂的眼下缓缓汇拢,连氧气也几乎被消耗殆尽!
等、等等……魔王再现?!
就连平时最爱色气流的怨京也全都瑟缩在京子的身体中不敢妄自踏出外面的末日世界一步。
“你和不破尚如何……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空间里激流暗涌,垂落的眉发,半眯的眼。
可是,已经是第四次了,京子在震惊之余渐渐冷静下来,每当敦贺表现出这样的态度,背后就一定会有她所不知道的秘密,比如初次相见时候的厌恶就是因为她进入艺能界的不纯动机,或者伪装被“坊”揭穿后的恐吓式神态……这一次,理由不知为什么如此无可非议,在她的心中。
所以取代往日诚惶诚恐表情的是京子如出一辙的阴鸷暗――“被――说中了吗?”这也是,他说过的话。
时间都惧怕地停止了步伐,空间也紧绷得让人窒息,吧台附近的人都不由得纷纷退开这一方的龙凤争斗,想要偷偷探知一点真相的人都被扼杀在四道极电般的光束下抽搐不已。
“那……那个是敦贺莲吧,我第一次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啊……”
“没、没错……不过他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也不甘示弱,好有胆量……”
京子不再顾及远处的窃窃私语,她紧握着拳,直视莲的眼:“如果那之前因为我的动机不纯或者我对你撒谎而嫌恶我参加不破尚的PV演出,这一次敦贺你的生气完全没有理由――是你将我送到会场并且要我加油的不是吗?!”
莲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势而不容置疑的她。
往常温驯的那个,甜美的那个,怪异的那个――最上京子,早就不是那么简单的角色,不需要谁照顾,不需要谁担忧,独当一面的……最上京子。
看着她清专注的目光,他忽然笑了出来,嗓音温和。
〔这一次敦贺你的生气完全没有理由――〕是呵,全然没有可以立得住脚的地方呢,让她这样的着急,让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所适从地面对自己的不悦,他就像是个闹别扭的孩子,什么都不肯说却一味地要别人承担自己的不甘愿……
京子被他的笑吓了一跳,气氛的突然转变真是让人无法适应,她试探性地弯下身想要看出垂首男子的表情,“敦、敦贺……”
“是我错了。”莲抬头,对上她的眼,轻柔地笑着,霎那间清明如温泉,清溶溶的光华在莲的微笑里绽开羽翼。
她呆愣了片刻。
“对不起,最上。”莲撩起额发,闭上眼,那声音低微得近乎呢喃:“我竟然把不悦加诸在你身上……”
“不、不是……”闻言,京子慌忙摆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莫名被你生气很难受,敦贺先生要是有不快乐的事情告诉我也没有关系的,只是不要动不动就莫名其妙对我生气……”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对你生气,你会难受么?”
这样圣洁的光芒让她抬不起眼啊,京子低下头:“……因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莲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额角,眉宇间一时显得有些萧索。
你什么也没有做错,唯一错的,就是让我……爱上了你。
爱?莲突然为自己下的这个定义而震颤,什么时候,竟然是这样没有犹疑地用上了这个字眼,对于她,对于一个高中都还没有毕业的小女生……自己是太过寂寞了吗,寂寞到要靠这唯一的快乐回忆来弥补多年麻痹后的缺失。
她只是仍旧活在自己的回忆里罢了,除却回忆……莲静静看着她,却惊愕地发现――除却回忆,她的形象还是越发明晰。他爱的,不仅仅是回忆里那个爱拿石头做汉堡扒的小天使,更是那个即使失去了爱人之心却坚强地去学会爱人的最上京子。
为这样的想法,他终于发现自己的无可救药,那笑意就无可遏制地弥散开唇角……
逃不掉了。
看到他的笑,京子舒了口气,敦贺已经不再反常了吧,她疲惫地趴上吧台,要应对这个大魔王还真是很耗费精力呢,刚刚其实在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好可怕啊好可怕……不过被她拍回去了。她小小声的嘀咕:“每次在我遇到不破尚后就这样生气……很容易让我误会阿……”比如说,吃醋。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啦,从最早以前身体中存在着“抗拒最上京子”因子,到现在对她倍加温和,她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误会一次?”莲忽然靠近她,调侃地对着她的耳朵补上一句。
咦?!为耳边突然喷洒来的热意,心跳慢了一拍,京子觑向那双由冰冷逐渐温润的眸子。
“敦贺先生……刚刚你什么都没有说吧?”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听见……
依旧是以手托颔的姿势,莲目光飘忽地瞥向吧台那端来来往往的人群:“是啊,我什么都没说。”这个丫头,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即使失去了爱人之心,可是不至于迟钝到这种脱离人类的地步吧?
“啊!你喝酒!”京子突然指着莲手中的杯子惊叫了一声。
忍不住要在心里翻白眼,莲再次头痛地揉揉额角:“我喝酒,有什么不对吗?”
敦贺是成年人,喝酒的确没有什么不对……可是,以往一副艺能界终极好男人形象并以和蔼亲切出名的敦贺莲居然喝酒啊!难道这世界要变天了?!
“人想要忘记什么的时候才会想要用酒精麻痹自己,敦贺先生你……有想要忘记的东西么?”
莲讶异地望着她,随即难解的情绪一闪而逝,然后柔和。
“我想要隐瞒什么的时候,会迫使自己去遗忘……所以,敦贺先生也有你想要隐瞒的过去吧?”她仰首,仿佛自言自语,又转而看着他。
“那都不重要了。”莲淡淡说着,嗓音沉稳却清:“从前的我怎样都无所谓,现在的敦贺莲只是敦贺莲而已。”
她不禁怔怔地看着眼前用落寞神色述说这样句子的敦贺莲,这个他,背负太多,连语气都这样疲倦。
突然觉得,敦贺和自己好像。“我只知道,有一种伤害,人们称它为爱情,”京子伸出手,拨弄着纤长的指尖:“越是相信,越是感觉受到背叛,所以我不再相信它……敦贺先生的过去,一定也有似曾相识的际遇。”或者友情,或者亲情,或者……爱情,不知为什么,这是她不想听到的。
他的眼中,染上阴霾的色彩。
啊!她怎么跟敦贺说这些,如果又让他想起不破尚那个家伙怎么办?!京子忙住了嘴,偷偷打量他。
“我们回去吧。”莲忽然站起身,拉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
“……?”
“还是要我抱你走吗?”莲向她伸出修长的手臂,“虽然我也不介意。”
“我自己走!”京子跳下酒吧椅,急急忙忙率先走出了音乐酒吧。
莲低笑,尾随了上去,脸红的女孩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向出口,让他莞尔。
“啪。”岔道拐角的一处,他与一人擦肩。
“抱歉。”两个彬彬有礼的男子同时道歉,却也同时在见到对方的时候僵住了身形。
对方先回过神来,轻笑道:“好久不见,敦贺莲。”
那一刻,是宿命中注定的再次相逢。
“好久不见,四枫院刹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02 01:29】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コメント(0)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4话[下]。(少女向...吧) | ホーム |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3话。(少女向...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给荼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ello47.blog106.fc2.com/tb.php/5-d71ea91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神通温泉神通温泉(じんづうおんせん)は、和歌山県紀の川市神通(旧国紀伊国)にある温泉。.wikilis{font-size:10px;color:#666666;}Quotation:Wikipedia- Article- History License:GFDL 温泉地へ行こう!【2007/10/20 12:34】
| ホーム |

荼セロは

Author:荼セロは
山云党百四控,少女情怀优先。
草川为,田中机械正萌。
总括:浓度只有47%的腐人。

記事類别

申明: 站内图文非允勿转。 [STARxSTAR]转自[百度SKIP吧]的空镜皆无。

近期記事

近期留語

©Plug-in by PRSU

検索大道

連結贰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