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11 | 2018/12 | 01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来,享受CO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2话。(少女向...吧)
――谢谢镜子――
------------------------
第二话,愚钝的灰姑娘
回去的路上,车里很静,一片沉默。
莲望着远处的灯火,若有所思。
从车窗外打来的光掠过他的脸,映出他轮廓分明的线条。
敦贺先生真是……京子在心里暗暗骂他,可是表面上仍旧很平静。
莲瞥过来一眼,不由勾起唇角,打趣地说:“最上,你在生什么气?”
生什么气?她顿了顿,对阿,她在生什么气?敦贺先生什么也没有做,何况今天本该是他的庆功宴,却被她和不破尚的事搞砸了,她先道歉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生气?
“没……没有。”京子低低嗫嚅了声,“敦贺先生,对不起。”
“对不起?”挑挑眉,莲装作一无所知地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因为我的缘故,给你添麻烦了……”
“唉――”莲叹口气,无可奈何:“的确是很麻烦,本来好好的心情,现在乱成一团,而且晚餐也没有吃好。”摇摇头,任谁也没有发现他眸底的笑意。
听闻他这么说,京子更是愧疚万分地把头像鸵鸟一样埋进了怀里:“我真的很抱歉……”为什么自己总是给人添麻烦?敦贺先生总在演艺方面给自己那么大的帮助,可是她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就连一个简简单单的庆功宴也被她搞砸,她明明不是那么愚蠢的女孩子。
看到她这副自责的模样,莲也不禁收起了玩心,他想要看到的是一个笑容满面的最上,不是一只鸵鸟最上。然而虽说是动了恻隐之心,他还是再加了一句:“那么,你要怎么补偿我?”
“诶?”京子抬起头,正巧对上莲看她的眼睛,仿佛是深邃纯粹的琥珀,却又墨如点漆。
“不然,先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生气?”他笑。
“我没有生……”话刚说到一半,却遭到莲越发灿烂的微笑照耀,她白了脸,将可怜的小家伙们(怨京)都堆到自己的身后,才英雄就义似的冒死回答道:“其实,其实我刚刚只是有点不高兴,因为没有想到敦贺先生也是那么轻浮的人。”说完已经是哭丧着脸,和上次在厕所门口的遭威胁的表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轻浮?莲觉得这顶帽子扣在他头上实在是莫须有,还不太明白这个罪过从何而来,他很努力地开始回想,终于恍然大悟地转过头:“是因为我帮七仓小姐捡发卡的事?”他只是为了打击那个不破尚而已,其他的他倒是没有怎么考虑。
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对:“难道不该去提醒丢人物品的人么?”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敦贺先生把发卡递给七仓小姐时的神情动作还有语言,作为一个前辈是绝对不适合的,”体内认真的因子又开始作祟,:“那分明就是……就是……”
“嗯?”带点鼻音的哼声,他倒是饶有兴味地想听听她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分明就是什么?”
“挑逗。”终于在脑海里找到一个适当的词汇来形容,她为自己擦了把冷汗。
挑逗?咳咳,莲微咳两声,不禁莞尔,“最上,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挑逗?”最少要像他上次在厨房里做的事那样,而他对七仓那个小女孩所做的,充其量不过是诱惑罢了。想着,他忽然抿起唇角,窗外的车灯一圈圈掠过,映射在他的薄唇上隐隐勾勒出淡淡的流华,那感性的唇上仿佛有着某种无以名状的气息在跃动,让周遭的一切黯淡,而唇的颜色却鲜活起来。
“也许,我真该教教你。”

心脏忽然一顿,京子感觉到空气都缓缓地被抽走,她和怨京都有些难以呼吸,她一时惶然无措地不知道如何反应――敦贺先生到底……到底在说什么……上次也是这样,把她压在身下问她有没有接吻的经验然后说要教她什、什么的,那不管怎样也是演戏吧?可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青梅竹马,听起来的确是个不错的称呼。”
嗯?京子觉得已经完全捕捉不到敦贺先生和她的共同语言,“敦贺先生,你在说些什么?”她没有听懂。
“没什么,我说谢谢。”
“谢谢?”他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当她是傻瓜吗?
“你能想到帮我开庆祝会,我很高兴。”他转过头来,礼貌地微笑。
有点疏远。
京子突然觉得这个笑容比起敦贺先生平时虚假的绅士笑容和真实的高级微笑都来得让她不舒服……
“最上,到了。”莲停下车,但却没有看他,只是平视着前方。
京子越来越觉得不舒服,尊敬的前辈突然对自己态度冷淡,任谁也不会喜欢――“敦贺先生。”叫莲的时候,她也没有看着莲的侧脸,同样透过挡风玻璃平视着前方。
“嗯?”
“前面有很好看的东西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一直看着前面对我说话。”这对于向来礼貌的敦贺先生是反常的事。
两个人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和表情对话。
直到莲的唇角划过不着边际的笑意,他又继续着一贯的笑容,转而看向京子。
她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吗?为了她打破所有原则的敦贺莲,为了她烦恼不已的敦贺莲,为了她争风吃醋的敦贺莲……他都已经不像是自己了,而这个小女生却还是反应迟钝,还是把关系分得清清楚楚,还是不断制造让他混乱的新的难题……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敦贺莲啊,原来你也会有这一天。
“我不看着你说话,你会不高兴?”他低柔地问。
京子却仍然倔脾气地不肯转过头来,“我只是不明白敦贺先生为何又突然生气。”
“我生气了吗?”他怎么都不知道?
“生气了。”
莲耸耸肩,又是一副打算装胡涂糊弄过去的样子:“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说话的口气,微笑的态度,都告诉我你在生气。”
“最上,”他一手撑在膝上,把下颚也懒懒地支在手上,侧着看她:“现在生气的那个好像是你。”
京子怔了一下,随即偷偷转过头,发现莲调侃一样的笑容,不禁有些懊恼。
“我不喜欢不破尚。”莲忽然说。不只是不喜欢,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我们也不喜欢~~~~~~~)躲在京子深后的怨京们钻出身子来附和道,只差没有知音相见痛哭流涕。
京子压抑下想同莲握手的举动,此时更大的好奇占据了她的脑袋:“为什么敦贺先生会不喜欢他?”
难道要我喜欢吗?莲皱皱眉峰。“也许是因为他曾经毁掉了一个很美好的东西。”
“……”敦贺先生这么说,好似认识了尚太郎许久一样。
“他霸占了很久,却不会珍惜。”莲垂下眼睫,覆盖住他深邃的眸子。
“敦贺先生,那是什么?”
莲敲了她的额头一记,自然而然的。“自己想。”
应该是深夜了吧,京子却感觉不到夜深的凉意,只觉得车内的空气闷热起来,一股血气上涌,呼吸再度不顺畅。
“该回去了吧,明天还有课不是吗?”莲收回在她额上多停留了片刻的手,指节上的温度还一度让他不愿收回。
京子抬眼看了看他,他在对她笑。
不再是那种让她不舒服的笑容,相反的,看着敦贺先生的笑,她忽然觉得充实起来,感觉,失去的什么,正在慢慢汇拢。
我……怎么了?京子躲开他的视线,下了车,和车内的他点点头。道了声晚安,车子缓缓启动,随后驶向街口,然后,一切又平静了下来。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
可是京子知道,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有些东西,开始慢慢改变了。
他双手交握,支着下颚,坐在电视机前。
荧幕上,伴随着背景里男人独有的磁性嗓音唱出的歌声,是天使流着眼泪将恶魔推下悬崖的画面,天使的双瞳大而明亮,却泛起了沉郁得化不开的水雾,泪水沿着白皙的脸颊滑落,随着恶魔一起坠落万劫不复。
而他的眼神极其认真,一瞬也不瞬。
这一幕播放完毕,他拿起遥控器,再次回放――这已经是第五次。
他叹了口气。
眼角扫过画面上那个飞扬跋扈的英俊恶魔,眼底顿然暗一片。
好吧,这也是第五次。
他实在不想看到他,但是又不可避免地要看到,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这部MV有他的地方最好都打上马赛克,可是这毕竟是那家伙的专辑。
端详着手上那张CD的封面,他修长的指缓缓摩挲右上角那个哭泣的天使,连原本紧绷的神色都不自觉温柔起来。
你一定是生病了。他对自己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
夜,愈发深沉了,而在城市的另一角,同样有个无法入睡的人。

(他曾经毁掉了一个很美好的东西。)
(他霸占了很久,却不会珍惜。)
“到底是说什么呢?”京子喃喃自语着,霸占了很久不会珍惜却把它给毁掉了,这种事尚太郎不是没少做过,小时候喜欢的玩具也是遭受这样的下场,但是敦贺先生没理由知道这些事啊,何况对于尚太郎,敦贺先生应该还很陌生才对,不然以尚太郎的个性,早就四处宣传说他挑战敦贺先生之类的事了……
转头看看墙上贴着的两幅海报,尚太郎那张上仍旧插满洞孔,然而敦贺先生的海报早就被整理得平平直直,两者的差别待遇昭然若揭。
她想不出头绪来……
算了,睡吧。京子拉起被子蒙上头。
……
……
睡不着。
敦贺先生今天的样子,很怪异呢。似乎有很多话是要说给她听的,可到她要认真听了的时候,他却又转移话题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对于尚太郎莫名的敌视更是毫无来由的诡异……“啊,对了,那张CD!”
突然想好好再欣赏一遍那次让自己欣喜若狂的表演,京子爬出被窝在包包里翻找……“唔……CD、CD……”
……没有?……她拉开包包的夹层……还是没有?!……她甚至去翻找衣服口袋……不管怎样就是没有!!!
怎么会,她明明……等、等一下……难道她把它忘在敦贺先生的车子里了吗?!!那就意味着……
啊啊――天哪,怎么可以这样?!她都还没有准备好要让敦贺先生看她在那个MV里面拙劣的演技啊!光光是掐住恶魔那一段,她就NG无数,何况还是她和尚太郎的对手戏!敦贺先生一定会有所不满的!哦――不――她捧着双颊哀号着,模样颇像那幅《呐喊》的油画,不同的是,身后还有无数怨京们竞相模仿。
……或者,再往好处想想,敦贺先生是个很有礼貌的人,应该不会去看的吧?嗯,没错,偷看别人的东西不是绅士的行为啊,敦贺先生不会的,不会的……
但是,京子你错了,莲不但看了,而且看了不下五六遍。
关键在于,敦贺莲的本性,应该不是那个绅士莲吧?

第二日,PM 3:00
“未绪,那根本就不是嘉月先生的错!”百濑逸美的眼眶微微泛红,心脏似乎也被人紧紧揪住一般,连呼吸都越发艰难,胸口急促起伏着,看起来她将美月这个角色饰演得淋漓尽致。
她前方的身影定住了脚步,没有回头,却先溢出一声细微的嗤笑。
“没错?……当然。”没有作任何反驳,仿佛是根本不屑继续这无意义的对话,脚步又重新渐行渐远。
“等一等。”醇柔的男声在静谧中响起。
“如果,你也要解释的话,我想没有必要。”脚步并没有停下来。
“你伤害的,只是你自己,未绪――这是我唯一要说的话。”饰演嘉月的莲倚在窗扉边,平静地注视着窗外。
阳光从玻璃外倾泄进来,薄薄的光晕朦胧了他的轮廓,在场的工作人员们也都屏息凝气,生怕打破了这一幅细致的画卷。
那个身影突然僵硬,连再要前进的步子都显得沉重。
要到关键部分了,绪方启文暗暗捏紧了手心,这是前作中有关本乡未绪最经典的部分――本乡出现在嘉月同美月私下会面的房里,扬言要把这告知姐姐,让一切破灭让所有人都尝到失去的滋味,嘉月洞悉未绪的忠告让未绪感觉受到莫大的悲哀与耻辱,过去与回忆,现在与茫然,让未绪终于卸下一直以来的面具嚎啕大哭,而美月不计前嫌的慰籍,更因此扭转了一直以来水火不容的局面。很多人看到这幕的时候都不免对于那个原本被阴郁善嫉的本乡未绪同情叹息,酸楚不已的也大有人在,由此消除一直以来本乡未绪近似反面的形象,利于之后引发的故事剧情……可是,京子真的……可以吗?他不是怀疑京子的能力,只是以她现在诠释的未绪来演绎这一幕,难度实在太大了,那个满心满身都被嫉恨和阴沉占据的本乡未绪,如何能因为嘉月的忠告而在挣扎中自然地卸下伪装……
目光锁定那个僵直的人儿,现在,就要看她了。
“你懂得什么?我的‘姐夫’?”她在话的尾音轻轻挑起了“姐夫”的音调,好像要重重压在嘉月和美月两个人的心口上。“你连操姐姐都不明白。”
现场许多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原因无它,京子饰演的未绪在前作中绝对不是用这样的语气说这句话的,前作里未绪转过身,头一次打破一直以来沉默阴郁的形象朝嘉月怒吼,这或者说是老虎被踩到尾巴的表现,但是京子却丝毫没有改变她冷嘲的语气,这下怎么办?还怎么演绎原作里怒吼后再听嘉月忠告而混乱失控放声哭泣的本乡未绪?
唯有一个人没有担心。
镜头现在锁定着的,是未绪。无论谁都没有看到,美月背后那个“嘉月”,眼神里,悄然流露出的光芒。

那是在这场戏开拍前三十分钟。
“CUT。”
“换场景,三十分钟后开拍下一幕。”
“敦贺先生真的不愧是一流的演员呢,那一场遥望美月的背影在不经意中落泪的感觉演得好真实,连我都感觉到了心里面想爱不能爱那种刀绞一样的痛苦……”后勤的女孩们兴奋不已地围着莲惊叹着。
莲依然是不变的微笑,完美的30度唇角,宛若还有白润的光在跳跃。
他在抬眼的一瞬间望见了窗外,楼下那个不断走来走去的娇小身影。
他笑。
午后的阳光总是温暖的,京子手上紧握着剧本,不断踱步来去,终于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这是个僻静的角落,没有什么人会来打扰,是她思考的最佳场所。
闭上眼睛,让阳光轻抚她的脸颊,还能呼吸到青草被烘热的味道。
风一阵阵送上她的发,吹开额角的那道伤疤。
真舒服。
“这时候偷懒,可不是好习惯。”
光线忽然暗了下来,京子睁开眼,对上一张英俊脸庞的大特写,引得她惊异得大呼一声差点跳起来,也就在直起身的一瞬间,唇瓣隐隐然擦过了谁的脸……
敦、敦贺先生!
呆若木鸡。
而且不止她一个人,连带着占到便宜的男人也怔忡。
不过,不愧是敦贺莲,他倒是先回过神来:“这个意外倒是不赖。”调侃的语调,略显暧昧的笑容。
轰――京子立刻红了脸。
莲站在她的身后,倾身靠在她坐的长凳椅背上,亮的发丝随微风飘动。
“怎么,我打扰到你了?”
京子还忙着抢救垂死的怨京,低低应了声:“没有……”
“为什么刚才焦虑不安的样子?”
京子猛然抬头看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蠢事紧又低下头去:“也没有焦虑不安……只是在考虑下一场戏。”为什么……为什么会不敢看敦贺先生呢?她刚刚只是不小心……
没有放过她脸上的红晕,莲将这美好的景象收入眼底,随后淡淡地问:“下一场,是未绪的关键吧?”
“嗯。”她的心吊了起来。
“你怕演不出来么?还是没有想好下一场要怎么演?”他轻轻眯起眼看着她,口气中沾上了点慵懒的味道。
京子沉沉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不是需要担心的演员。”莲抿唇而笑:“一直以来也都觉得,除了你,没有人能够饰演本乡未绪。”
……这句话是不是该这么理解:像她这样冷沉暗的演员已经是绝无仅有了……
敦贺先生你真恶劣。京子转头瞪他。
莲有些莫名。
看莲无辜的样子,京子不禁噗嗤一笑,只是片刻,然后立即沉下眼,认真专注的神色是她一贯吸引人的地方:“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前作里的未绪应该也是一个因为过去而把自己埋藏得很深的人,才会沉默寡言而在暗中嫉恨,可是怎么会因为嘉月的几句忠告就一下子混乱崩溃到怒吼,甚至轻易被摧毁了防线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呢……”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前作中关于这个部分的未绪的诠释总让她觉得十分突兀。
无论扯到什么都要拿自己和姐姐作比较的母亲,因为嫉妒未绪的天赋而把她推下山崖害她毁容的姐姐,这个仇人所钟爱的嘉月,以及失去了关爱却仍然活得乐天自在,最后还能获得珍爱的美月,拥有这么多让自卑而极端的未绪嫉恨的事物,却因为这么一点点剖析而乱了阵脚……
莲静静地注视着她。
没错,这是他最欣赏的那个最上,无论是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物都会让她这样认真对待的最上,还是那个爱着童话故事的单纯小女孩,他都无法轻易释怀,果真是万劫不复……
“敦贺先生?纤细的手在他眼前晃动着。
莲回过神来,侧身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她惊讶地看他,而他点点头。
莲说,你演你自己吧。
真的,可以吗?京子仰头看他,目光中充满疑惑:“我是我,本乡是本乡。”
可是莲却没有再答她的话,眼角微微挑起,“MV拍得不错。”
啊?!京子一诧,随即狐疑地看他,敦贺先生是在安慰她吗?怎么突然又提起MV的事情……MV!“你……看了?”
“不遗余力。”
……“敦贺先生……”怀疑人格了。
“在作为一个艺人时,你忘记了你是最上京子。”莲站起身,伸手接下飘落的樱花花瓣,粉色的花瓣宛若轻盈跌落在他掌心,化为水漾的莹润:“在作为本乡未绪时,同样这个人物本身也在忘却她自己。”
也许只是一瞬间,当莲的掌心捧起那片花瓣,她的思绪也随着樱花柔软起伏,没有之前的杂乱与烦躁不安,连呼吸的空气都渐渐祥和起来……
“你为什么会恨不破尚?”
这个问题让她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她埋下头,不断轻摇。
即便她不回答,他也感觉得到。

因为曾经有过爱,爱得忘我,爱得失却,爱到无法承受丝毫背叛。然而爱过了,也笑过了,痛过了,也哭过了,却,还是,散了。因为爱得灌注全力,也才会恨得歇斯底里。如果说,从前的她,为着不破尚而活,那么现在的她呢……曾经厌恶她进入艺能界的动机,也有着这样的因由――为报复不破尚而进军艺能界,和从前有什么区别?她的人生,不破尚仍然是唯一的理由。
爱与恨不过相隔一线,因为你同样都倾注了你最深的情感。

[不是好像,她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虽然从一开始,穿的衣服比别人破……
[经常来我家帮忙,而且从来不会反抗我,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特地选择她呢?]
过得比别人不幸。
[我给了她选择的余地,她却擅自跟我来到东京。]
但是,到最后却会变成比任何一个人都美丽……所有人都会爱上自己……
[既然这样的话,那她替我粉身碎骨的工作,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能够和王子过着幸福快乐的……

“你的恨、本乡的恨,或者说,是一样……”
她的恨――是因为爱……
没有谁是理所当然的!没有谁是活该犯贱去爱一个人的!她要的,只是公主和王子从此以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地故事而已,或者,只是女孩和男孩从此以后幸福生活在一起地故事而已……
[小尚――最喜欢你了――]
“不要再说了!”京子转过头,大声朝莲叫着,眼眶里里的泪水仓促得来不及躲藏:“够了――”
那时候不能哭出来的,那时候伪装出来的,那时候夸口说出来的,那时候发誓过的――

去“爱人”这件事……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无益的玩意……当然“被爱”……也一样……通通不过是……希望与绝望的……恶性循环罢了……

不要――不要――
“京子!”莲始料不及自己要面对的竟然是她这样无助的哭喊,她的名字就这样不经意地冲出了口。莲匆忙扶正她的肩膀,想要让她正视自己,但是她不肯抬头,不断流泪和摇头,口中的喃喃含糊不清,他第一次这样无所适从。
“看着我,最上。”他轻轻地诱哄着,“看着我。”
京子紧紧握着拳头,泪水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落在裙子上,绽开一朵朵。
那时候,不能哭。所以,装作坚强地说要打倒他。
那之后,不能哭,所以,必须坚强地去重新开始。
只有一次,那一夜,她哭了,许久不曾宣泄的,也是最后一次凭吊她失去的情感……
指腹轻轻抚上她的眼角,有些粗糙却不乏温柔,一寸寸,一点点,拭去困在她眼眶里的泪。
她抬眼,终于。看到的是他担忧的脸。
以为,再也不会有了,不会有CORN,不会有尚太郎,不会有任何人……
“还要继续哭吗?”他尴尬一哂,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大众情人敦贺莲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敦贺先生……”京子抽泣了几声。
“怎么?”小女生,你到底想怎样,不要再用这张脸看我……自制力这种东西是有极限的。
“能不能,把手给我……”
手?莲皱了皱眉,她有哭泣的时候要握着别人手的习惯么?那么……那个家伙,一定握过无数次……莲的眸光暗沉下来。
他伸出手,宽大而修长,干净而漂亮。
京子轻轻握住。
然后狼狈的脸蛋迎上他的……衣袖――
把她的眼泪啊鼻涕啊,全部抹上去。
…… 请不要怀疑,这个符号完全能代表莲的表情。

半晌,她抬起头,原本的脆弱丝毫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自信满满的脸,璀璨而坚定的光辉在眼神中流转――
“敦贺先生,我已经找到了,我的未绪。”

◎◎◎◎◎◎◎◎◎◎◎◎◎◎◎◎◎◎◎◎◎◎◎◎◎◎◎◎◎◎◎◎◎◎

场景回到了大宅的主厅里。
僵直的身影用低微的声音说着冷嘲的话:“你连操姐姐都不明白。”
本乡未绪,暗的发色如子夜诡谲,额角的伤疤彰显般宣告一个堕落生命的不甘与怨嫉。冀望爱却缺少爱,用一个“本乡未绪”来忘却自己,只让这个名字活着,用这个名字来麻痹作为人不可或缺的感情。
她想她终于了解了未绪。
如果一开始就不抱有希望,又怎么会失望与绝望,背叛与愤恨?正是因为渴望母亲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才会怨恨母亲将她与姐姐作比较;正是因为敬爱自己的父亲,才会在了解真相后顿然嫌恶;正是因为祁盼着本乡操的关爱,才会在被她背叛后深深体会到羞辱;正是因为歆开朗乐观的美月,才会嫉妒她拥有的海阔天蓝的人生和真爱……
如果,她的恨,只有恨,那又为何当初告知父母额上的伤只是自己摔倒的后果而省略了本乡操的罪孽?真的只有单纯的自嘲而已?
[你欠缺身为一个艺人不可或缺的条件――去爱人之心与渴望被爱的欲望。]
是的,缺少了。所以本乡未绪这个角色,她几乎是失败了。她演绎了恨,却演不出爱,她只看到了恨,却看不到爱。本乡未绪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她之前的演出远远不及万分之一!
有一句话,“爱之深,恨之切”,切肤刻骨。
单纯地在塑造一个人物是只融入恨,这和塑造一个只明白嗜杀快意的杀人狂没有什么分别,本该是有血有肉的人物因此而不完满。
现在,京子背对众人的脸上,勾起了一抹笑容,心中那一片暗的位置,缓缓伸出了一只手――未绪,我来接你了。
“为着仇恨而让自己活在囹圄里,和死去没有分别。”嘉月偏过头,狭长而犀利的眼眸若有似无地将目光漂移,用不高不低的音调陈述的同时也仿佛无疑陷入了自己的往昔,深深地,不可自拔。
是为了复仇而来的嘉月的过去?还是那个被父亲的羽翼覆盖了整个天空的妖精王子的曾经?没有人懂,他,埋藏得比谁都深。
“就算是为了报复,也是为了别人而活着。”
没错,没有不同。
很安静,只有窗外偶尔传来的鸟鸣声,阳光里有尘埃在翻转跳跃。
谁也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一幕。
嘉月凝视未绪的目光里,追伤的无奈,竟是殊途同归。
实在……不可思议。绪方启文为这变化猛然一惊,这并不是剧本要求的转变――莲是打算把他所诠释的嘉月和京子饰演的未绪的境遇和情感牵连在一起吗?如果这么说……这见解真是太……完美!这样一来,嘉月忠告未绪的动机,以及为何他能轻易抓住未绪心灵伤口并准确无误地剖开未绪封闭情感让其失控的原因,从这一瞬间开始全部合情合理!
[……所谓的角色揣摩,就是要去思考登场人物的心理性格背景和心理状况,诸如此类连剧本都没有写到的细节……]
未绪的肩膀开始殷殷颤动起来,从她口中低低发出的颤音让人知道这一段剧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部分,要哭了吗?也该是时候了,可是在她一阵冷嘲之后这样不自然地承接上哭泣,让人觉得生硬,一时还无法适应啊。
“这样是体现不出未绪因混乱而失控的情绪来的。”一个声音突然传入绪方启文的耳中,他仰头,站在身边的是饭冢小姐。
“为了要知道她怎么表现出全作中未绪最重要的转折部分,特地从北海道回来,看看这女孩。”饭冢的眼神紧紧锁定眼前的“本乡未绪”:“可是没有想到这样令人失望,就算之前她把暗的未绪体现得再好,如果只有这一重演技,她的‘本乡未绪’仍然只是一个反角。”而她的演绎也是失败。或许,是她高估这女孩了。
“不,我相信,”绪方启文轻轻地摇头,握紧手中的剧本:“京子小姐是个十分出色的演员,她的‘未绪’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失望。”这个认知,从他当初第一眼见到京子小姐饰演的天使时已经坚定下来。
视线,缓缓移回颤抖的人身上。
担忧的人,不只是镜头后的人,还有镜头前的人。百濑逸美早在京子不按剧本的要求演戏的时候,已经开始不安。这一场戏,重角是本乡未绪,之前要不是她见识过京子的实力,她会怀疑此刻一定出了意外。是表演得不顺畅吗?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凝重。意识到自己片刻的不专注,她立刻又把注意力拉回了自己演绎美月身上。
美月担忧着,伸出手,又缩回,张口想要唤一声“未绪”却又哽在喉咙里。美月对于未绪的感情,同样被不甘示弱的百濑逸美刻画得入木三分。
“未绪,你,在哭么?”她最终还是走上前了几步,但却被嘉月拉住了手,回头见到嘉月摇了摇头,他的发随着动作微微起伏。
恐怕,如果不是背对着莲,这一次又会被他引导着演下去。
他收起了眼底所有不该有的情绪,望向未绪的狭长的眼里,那道清远悠长的目光,从浮浅的面上直直穿越过外在的伪装,径直看进对方想要隐匿的深处……而剧中原有的忠告语气却被冷漠的言语代替。
“――你缺失的,只是你自己。”
恐怕,如果不是背对着莲,这一次京子又会被他引导着演下去。
“别说了!未绪在哭啊!”
“哭?”轻轻的一声疑问出自未绪,完全听不出半点哭腔。
所有人的心都被吊了起来,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原有的哭戏却仍然没有出现,让谁都无法不担心。
“哈•哈……”未绪缓缓转回身,这一刻才让人看清,原本以为因哭泣而引起的颤动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她是在笑!
“她在做什么!”饭冢小姐瞪大了眼不可置信!
“你们怎知我的心情?”她的身子因为怪异的笑而点点颤抖着,原本就暗的气息更因为如此而更加诡异,低垂的发半遮掩她的眸,发下隐约浮动着的如同百尺深潭般冰冷的气息更让人不寒而栗。
【本乡未绪:你们怎知我的心情!(神情暴戾,狂怒而不可自制,泪水下落)】
百濑逸美竟不由得退了几步。
“没有操姐姐的天赋……没有操姐姐的乖巧……没有操姐姐的容貌……”她猛然抬起头,原本怪异的笑容在霎那之后突然平息,取而代之的引人注目的,是一对无神的双瞳,死寂,没有灵魂。
[在作为本乡未绪时,同样这个人物本身也在忘却她自己。]
她什么都不是,所谓的关爱……
[无论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情,都明知道不会有人关心我……既然如此……我还需要得到……母亲的允许吗?]
早在把尚太郎填满我的人生以前,就没有人会记得,“最上京子”这个名字……
“所有人都遗忘了的感觉,所有人都不会在意你的感觉……你们会明白吗……”未绪的唇,轻轻地,浅浅地,扬起一丝笑容,无神的眼,清浅的笑,无力的动作,她并没有褪下本乡未绪的伪装,却早已经在疯狂地撕扯她的理智。
[不破同学只直呼京子一个人的名字!!]
从那时候起,她就已经不是最上京子,她的存在,是以尚太郎的存在为前提……
“从那时候起,我就已经不是本乡未绪,我的存在,是以操姐姐的存在为前提……”笑,开始落寂如蔓殊莎华一样冷冷绽放。“我,早就死去。”
全场死寂。
她没有暴怒,没有疯狂,可是,却让人直接地感受到,那种心情。那样无力无助抵抗的绝望,比起听一个盛怒中人的吼叫,更加刻骨铭心。
不行,还不够,她还没有表现出本乡未绪挣扎的爱。
“未绪……”美月惊惶地抓住她:“你没有死!不要……”
“啪!”一个清脆而响亮的巴掌。
【(本乡未绪在盛怒中打了美月一个巴掌。)】
她没有盛怒,失魂的神情却胜于盛怒。
颤巍巍收回手,未绪的眼失去了焦距,她只是怔怔地,看着嘉月撇过的侧脸。
莲,接下了这个巴掌。
侧过的眼,轻蔑犀利地看着她,仿佛,在看自己。
【(嘉月措手不及,在美月被打后将之拉回自己身后,保护她不受伤害。)】
嘉月对美月的爱,是放在心中,难以开口的,如果,真的要他表现出来,他也只会用行动表示,这是这个角色对于爱,最直观的表现方法,也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同样,对于美月的爱,于他的心中,是最为矛盾挣扎的部分,所以他在爱美月的同时,也在恨自己。
绪方启文,轻轻地笑了。
如果真的爱美月,真的认为自己和本乡未绪是同样的人,他不可能会让伤害降诸爱人的身上。敦贺莲――不愧是实力派的一流艺人。
而京子,那也是无法形容的震撼,比起怒意吼叫的不自然,笑容在影射她已经失控的同时,也深深镌刻出本乡未绪的悲哀。
“应该是要到哭戏了,快准备催泪药水……”场务眼见京子退了一步,匆忙叫道。
“等等,快看!”
未绪看着自己的掌心。
那里有交错的纹路。
手心的感情线,和世界上什么人相连?
她的感情线已经断了,飘飞在风里面,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
手,开始微微瑟缩。笑着,笑着。
抬头看面前一对璧人,美月与嘉月,彼此相爱,应该是幸福的。
幸福是什么样子?她曾经以为她看到过。
这是本乡未绪第一次笑,第一次真正的笑,慕地看着眼前,力气就那样一点点被抽空,身体徐徐滑了下来……
泪水,如断的地珠子,含在眼眶中后掉落。
散落一地琉璃珠地光辉,刹那间光华流转。
她渴望被爱。
尚,你从来都没有告诉我,幸福是什么样子。
美月走上前,把她温柔地,圈在怀抱中。
“CUT!”
在听到这熟悉声音的同时,所有人都如梦初醒,好像亲身经历了一段冗长的时光,看过了几出悲欢离合,深深陷入到不能回头。
“我、我竟然也流泪了……”场务之一摸摸脸上流下来的泪水,不可置信地对着右边的人说,却也在对方的脸上找到了一样的痕迹。
“我也哭了……”
“真是精彩。”
“难以置信啊,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也在《Dark Moon》的世界里看着这一幕一样……”
“真是,太好了。”绪方启文抬起头,深深吐出一口气,他知道他没有看错人,所有的包袱,突然轻松了不少。他转过头:“饭冢小姐……”
她背对着自己。
“我要回北海道了。”饭冢小姐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些怪异。
但是绪方只是微微笑,却没有揭破。
现在,在他眼前的,不是他们在关注的《Dark Moon》里的一出戏――这一切,全然已经升华成为他们活在了《Dark Moon》的世界,而现实的一切,反而不及眼前的情景延续得真实。每一个神情,每一个举动,哪怕一个细微得让人足以忽略的可能,都被他们充分得捕捉到,他们所体会的《Dark Moon》,早就超脱了前作所挖掘的认识,达到更深层的,前所未有的境界!那种将剧本演绎得超越真实的境界!
那是他要的,一个与众不同而全新的《Dark Moo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02 00:12】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3话。(少女向...吧) | ホーム |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1话。(少女向...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给荼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ello47.blog106.fc2.com/tb.php/3-ae13717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荼セロは

Author:荼セロは
山云党百四控,少女情怀优先。
草川为,田中机械正萌。
总括:浓度只有47%的腐人。

記事類别

申明: 站内图文非允勿转。 [STARxSTAR]转自[百度SKIP吧]的空镜皆无。

近期記事

近期留語

©Plug-in by PRSU

検索大道

連結贰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