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11 | 2018/12 | 01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来,享受CO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1话。(少女向...吧)
闲得无聊无聊,所以,从今天开始转吧。
--------------
原作:
《SKIP.BEAT》
作者:
空镜皆无
原址:
百度SKIP吧
――谢谢供稿――
--------------
第一话 实力
罗利震惊了。
这个家伙,难道……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爱情?不对,他眯起眼,不过几天而已,几天的休憩不可能就让他找到答案,可是刚刚那一幕《Dark Moon》的拍摄,他分明在莲的眼里找到了自信满满,也分明从他的表演中看到某一种情愫在萌芽……错觉?不――那么,到底……是谁?让他作出这么大的改变?
眉头皱成夸张的角度,罗利兀自像个内分泌失调的更年期女人一样愁眉不展,殊不知他这个举动,在某人眼里成为一磅炸弹――
怎、怎么回事?宝田社长对敦贺前辈的表演不满吗?明明是非常好的表演,从人物的诠释到演技的释放,明明是她望之莫及的啊!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
“Cut!”
绪方监督白皙清秀的面孔扬起一抹笑容:“敦贺君,非常不错。虽然和我一开始预想的不一样……”绪方转过头想要寻求宝田社长的肯定,然而映入视野的依然是一个攒眉皱鼻好像和自己的脸过意不去的男人。
“宝田……社长?”绪方监督低声唤道,片场的人都将目光转移到这个重点身上,毕竟――这是一场由宝田社长决定的考验。
敦贺莲从沙发上站起身,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任谁也无法读懂他此刻的情绪。
“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间一个凄厉的叫声划破凝滞的空气,随后众人只见一个身影向宝田社长扑去――
“宝田先生,怎么可以这样――敦贺先生的表演明明那么出彩,到底为什么还是不让他通过啊啊啊啊啊――”痛哭流涕的女孩死死摇晃着至尊王座上的老男人。
“京子――”社与绪方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片场一片讶然。
低头,曜石般飘逸的发下传来一声轻笑――真是败在她手上了……敦贺莲无可奈何地看着抬起眼,然后正色――对上罗利的目光。
他有信心,这一次,这个家伙找不出他失败的借口。
又一次,四目相接,两人的气势,谁也不输于谁。
“为什么不让敦贺前辈通过啊啊啊啊――”这一端还不死心地缠闹着。
“我有说不让他通过了吗?”终于,宝田罗利忍不住被如此不人道的虐待,结束和敦贺莲短暂的对峙,转而看向破坏他造型的始作俑者。
咦……咦?……咦?!……咦!!
京子顿时回过神来:“你是说……”
“敦贺君他……”绪方也禁不住兴奋。
“嗯。”宝田罗利懒懒靠上座椅:“通过了。”
“耶――――――”
收工时,片场似乎都还沉浸在喜悦的氛围当中。
“敦贺先生――”
在片场一角讨论明日行程的两个人转过头,一道白光闪来――
“京子?”莲挑眉。
“敦贺先生,社先生,今晚去庆祝吧!”京子眯起眼睛,眉角弯弯地笑着,好像得宠的小哈巴狗。
“庆祝?”
“对啊,庆祝敦贺先生通过考验。”继续笑眯眯。
怎么我通过考验她比我还激动?莲莫名看着她,这样的笑容……
“敦贺先生?不想去么?”弯腰探过身子,她偏头问。
“不、不是……”莲淡淡笑着:“当然要庆祝,想好要去哪里了吗?”
“当然是去爱琴海西餐厅!那里的西餐真是极品――”话没有说完,社高举的手就在莲一道冷光的扫视下缓缓降了下来:“我、我想想晚上好像还有事……所以还是算了吧,京子你跟莲一起去庆祝就可以了。”
耷拉下肩,京子有些遗憾:“只有两个人吗?”
“你很希望社去吗?”莲微微扬高了音调,在社的耳朵里听来,仿佛接下来是说――如果她答是,你应该知道后果?“诶?”
“或者?你不希望和我一起去?”
“怎么会?本来就是要给敦贺先生庆祝不是吗?”京子对于面前两个男人的明争暗斗全然不知情。“我只是怕敦贺先生的庆祝会不够热闹。要不然这样,我再去找绪方监督和逸美小姐……”
“不用了,”打断她的主张,莲率先迈开步子向停车场走去:“我也不喜欢喧闹,就两个人吧。”
啊?不太能理解,敦贺先生讨厌人多的场合么?还是……
“京子京子……”蹲在角落里的社朝她招招手,京子不解地也走过去蹲下身。
“我告诉你,莲这家伙特别闷骚,你要主动一点,要是有喝酒的话……死命灌他……”社开始出馊主意。
“诶?为什么?”她又不明白了。
“啊,那个……是因为……”该死的这两个家伙都是恋爱白痴吗?难道一定要他手把手教到修成正果?
“京子,走了。”莲的声音消失在大门口。
“社先生,明天再说,我先走了。”
扯动一边唇角……扯动一边眉毛……该死的明天再说……
看着门口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百濑逸美缓缓闭上眼――
敦贺莲么?想要要用演技让她折服……
那么,就来看看,谁胜谁负吧!

“想吃什么?”十字路口,趁着红灯,莲问道。
京子看向他:“不是敦贺前辈的庆祝宴吗?”
“由你决定好了。”他顿了顿,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啊,如果你决定不了的话,我们就去吃那个。”
“那个?”
“青蛙烧。”
喝――京子惊骇地低呼:“我们还是去吃……”
收起唇边带点邪气的笑容,莲等着她的下文。
半晌后,车子在麦当劳门前停下。
相较于欢欣雀跃的京子,莲有些悲情地看着麦当劳的招牌――
看来,这辈子,他是逃脱不了垃圾食品了。

* * *

“阿尚,你干嘛一定要到这里来~人家一点都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娇甜的软软嗓音几乎让人融化,七仓美森身着清凉可爱的吊带裙蹭向坐在角落里戴墨镜的男人身上。
“让你买两杯补丁就走要什么气氛?”不破尚甩掉粘在身上的“小狗”。(或者形容为“八爪鱼”更贴切)要不是听说这里有最新品种的“奶昔布丁”,他还真不想来这种没什么格调的地方,但是从小喜欢的食物又是极大的诱惑,爱面子的他借口要请美森吃布丁才换了一个“跑腿的”。现在最好还是让美森快点买完就走,再怎么说也是人气偶像,不适合在这地方久留。
“阿尚,人家想吃法国菜……”
“布丁,没得商量。”他瞟了美森一眼,不经意间,捕捉到巨大玻璃窗外的熟悉身影,但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催促美森去买布丁。然后……
一秒……
两秒……
三秒……
等等!――他总算反应过来――刚刚那个人……难道是京子?
店门自动打开,他所怀疑的那个女孩从门外走进来,突然,她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莲一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一手提着西装外套,颀长的身躯随着她在门口站定,一点也不在意他一米九的身高对餐厅顾客的冲击力,于是,那一刻,所有的目光聚焦,锁定――敦贺莲。
暗的气息宛如深渊中爬出来的冤魂在京子身旁围绕,一圈一圈重叠或者深陷的诡异漩涡让敦贺莲顿感不对劲。这么说来,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睿智如他,在心里放下一个结论――
是“那家伙”……又怎么了吗?或者说……
他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扫视四周,在极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个戴着墨镜的身影……
咳,这家伙是蠢材吗?晚上还戴着墨镜,惟恐别人不去认出你。
(嘀嘀嘀――嘀嘀嘀――怨京雷达警报――警报――史上最无耻最卑鄙最龌龊的变态男――不破尚太郎就在附近――就在附近――请各位注意――看好个人物品――)几只“可爱的小天使”从京子的背头钻出头来,围绕着这一方美丽肥沃的怨气之泽感激上天的恩惠~~
“京子。”敦贺莲扬起唇角,无敌绅士笑容外加高级死光再现,怨京顿时被夺去家园,干瘪如木乃伊飘落。
京子转过头,骤然强烈的光线让她连忙用手遮着眼睛,余光偷偷觑到敦贺莲的标准笑容――“敦、敦贺先生,你没事吧?”无缘无故那笑容谋杀她,啊――她会干死的――她会干死的――她们都会干死的――(怨京肺腑之言)
“我是想知道,你杵在这里,是打算点餐?”……大门口,真是点餐的好地方。
“啊,对不起!”她陪以笑容,一边环顾四周,找了个视野最佳的位置坐下。
虽然已经过了点餐的高峰时期,大概也是晚上9:00左右,但是敦贺莲的出现仍旧引来了绝大部分食客的八卦风潮――
“那个好像是敦贺莲吧?”
“啊!真的是敦贺君!那双迷人的长腿准没错!”
“天哪,我竟然在这里看见敦贺君!”
敦――贺――莲――!!!!
不破尚全身的神经立刻提高警觉起来――怎么他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怎么会有他的存在?!他瞪着不远处的修长身影,目光所及之处好象恨不得将目标碎尸万段!
然而,若有似无一般,他觉得敦贺莲好像发现了他的存在,因为他感觉他瞥了这个方向一眼,而那一眼,竟然还带有挑衅的意味!
竟然比他还嚣张,连墨镜也不戴!
而且他身旁的那个……是京子!
“敦贺君?你是敦贺君吧?!”一位女孩成为先锋,跑过来试探地问道。
莲微微一笑,温文儒雅:“是的,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吗?”他坐在京子的对面,修长的腿叠起,仍旧遮掩不住浑然天成的绅士气质,顿时迷倒四周的一大片。
敦贺先生?京子疑问地看着他,刚刚因为感觉到不破的存在而一直没有顾虑到敦贺先生,在这里表明身份,是会引起麻烦的吧?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敦贺君!真的是耶!!”那个女孩立马呼朋引伴起来。:
“敦贺君,可以帮我们签个名吗?”
“我想要和敦贺君握手!”
“敦贺君原来喜欢吃速食快餐吗?“
强大的灵异漩涡再次扬起,让原本升腾的高温逐渐下降――
你们这群人,没有看到敦贺先生需要安静吗?!这里可是他的庆祝宴啊!
阴晦的目光伴随着幽灵般的乐曲开始在女孩们的身上飘移,飘啊~飘啊~飘啊~
“是不是……空调……有些开得过大了?”女孩之一小声嗫嚅。
敦贺莲将签好名字的记事本递给刚才还兴奋不已的影迷,“签名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也要满足我的一个条件。”他笑,笑不入眼底的皮相式微笑。
“敦贺君的条件我们一定答应!”齐刷刷答道。
“不过……这个女孩是……”终于有目光转移到――不,在近距离命中怨灵光波的那一刻马上移开。
“工作辛苦,偶尔也要照顾下后辈,毕竟是事务所未来的接班人不是吗?”扬起眉,富有磁性的嗓音让人沉迷:“我们解决完晚餐又要去下一个通告地点了,希望能够不受打扰,毕竟工作不能耽误,相信你们能体会身为艺人的苦衷吧?”
啊――敦贺君,不愧是最尽职尽责的艺人,不但为了事务所要照顾新人,连晚餐都要在这样的地方吃速食食品来解决――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的敦贺君!
“那么,可以去点餐了吗?”他转视京子,同时也是提醒周围的人群――你们该走了。
尽管心有不甘,但为了敦贺君的演艺事业和身体着想,影迷们悻悻然各自回到了座位,即使目光还是没有放过敦贺莲。
好、好厉害……京子目瞪口呆。
“怎么?不是你说要给我庆祝的吗?”莲调侃地扬起眉,轻掀唇角:“改变主意了?否则为什么还坐在这里?”
“啊?”
“或者说?需要我去点餐?”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如果由他代劳,引起的骚动可就不这么简单了。十指相扣倚在桌面上,他似笑非笑。
京子猛然醒悟:“不,既然是要给敦贺先生庆祝,点餐这样的事当然应该我来做!”顿时站起身,手握成拳放在胸前,大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势,向点餐区迈进。
呃,她很有责任感是没错,但是――有必要一副要去打架的架势吗?莲低叹,隐藏在相扣十指后的犀利双眸睨向餐厅的另一隅。
所谓另一隅。
可、可恶,他的眼神,是向他宣战吗?不破尚咬咬牙,金色的飘逸短发随着隐隐的怒意波动,那个家伙……竟然和京子一起来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好像是餐厅吧?你不是也带七仓美森来?)
“阿尚――”娇小的美森扑了过来:“买到了呢,真是的,要我在这种地方买东西真是不容易,还遇到了几个美森迷,幸亏我跑得快……阿尚?”
倏然眯起的眸子划过一道锋锐的冷意,不破尚拿下墨镜:“美森,我们在这里吃就可以了。”想要和他宣战,哼哼――敦贺莲,你也有这一天了呢!
“敦贺先生?”捧着餐盘回来的京子唤回莲的神志。“你在看什么?”
“嗯?”莲接过餐盘:“我只是看餐厅那一角挂画似乎歪了。”(箭头指向莲:这回真的只是看挂画,尚似乎自作多情了。)
挂画啊……京子同样转过头打量,霎那间怨灵全体出动!
(正面接收不破尚太郎讯号――注意――正面接收不破尚太郎讯号!暗等级升至十级,红色警报!)
两道目光,在单方面的暗的气息中交汇。

不――破――尚――太郎!
那一方似乎承受不住透骨的暗气息,背脊发凉。
“咦, 好像变冷了欸,阿尚你觉不觉得?”食指点在下唇上,美森不明所以。
“觉得……冷气是有点强……”
不破尚这个混蛋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出现,以他好面子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到速食餐厅来吃晚餐,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要真说有吸引他的东西……估计,非那个新品“奶昔布丁”莫属吧?果真还是一如既往幼稚得可以。
京子冷瞪着那一角的金发男人,完全不减恐怖的气息。(“好快乐阿……好快乐阿――”怨京们的自白)
“据说,今天应该是要为我庆祝……”幽幽的一声,语气不高也不低,但是却让人在这句话感觉到那么点弦外之音,可看向说话的人,却是平静万分。
敦贺先生生气了么?……也对,明明说了是给敦贺先生来庆祝的,竟然先在意别的事了,难怪敦贺先生会不高兴。京子低下头,非常愧疚。(莲气的不是这个吧?)唉呀呀,京子你这个大笨蛋,竟然一点礼貌都没有,让敦贺先生在庆祝宴上生气,京子你实在是愚蠢至极的家伙,应该到北极去跳企鹅舞!企鹅舞!
痛苦地扒着脑袋,京子一味地在心里哀嚎着,陷入深海三千米。
“京子?”莲察觉到她的异样,“你身体不舒服?”似乎脸色不好,难道是因为冷气太强的缘故么?(汗―_―||||,可怜的冷气,总要被人怀疑)莲拿起西装外套,微微前倾过身,将外套披在她身上,指尖只是稍微触及她白嫩的肌肤,就刹那间一阵颤栗。
骇然抽回手,敦贺莲端详着指尖――心跳竟然仍旧加佟?“敦贺先生对不起……”京子歉疚地抬起头,可怜巴巴看着莲狭长的眼:“我不是、不是故意要让你生气的……”她只是生理反射,生理上看到不破尚就反射性锁定……不对,不能找借口,自己的确做了错事……
这个小女生――摆出这种受委屈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果真像罪大恶极的大魔王……天知道他应该是什么也没做,只是看到她在意不破尚的眼神,随口说了一句想说的而已,因为怎样也觉得不是滋味……
“我没有生气。”
“诶?”抬起头,正对上莲的眼。
挫败地撩起额前的发:“没有生气。”他低低说道,看向京子的时候一副“败给你”的表情:“你想太多了。”他只是不是滋味……因为她看不破尚的眼神。
明明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明明是不管怎样也不允许,可是……为什么还是躲不掉……现在的他,怎么能够拥有那样一个重要的人……
根本,就不是时候。
“敦贺先生,真的没有生气吗?”京子兴奋地探上前:“那么――我们来庆祝吧――庆祝敦贺先生王者归来――”拿起大杯的冰可乐举到面前,她激动不已:“嗯,顺便也庆祝《Dark Moon》拍摄顺利!”真是太好了,敦贺先生的嘉月,逸美小姐的美月,还有严格要求的绪方监督――这样一来,《Dark Moon》一定能够超过前作!
无比开心的同时,顺便在心里狂笑三声:嘿嘿嘿,不破尚,你就看着吧,你马上就会后悔的――因为我要把你当作爬上艺能界的垫脚石啊!到时候你就跪着哭求我:啊啊,京子大人,是我的错,我那时不该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把你当作女佣,说什么你对我来说从小就是那样的存在――求求你原谅我吧――
哈哈哈哈……(怨京活跃周期开始~)
王者归来、拍摄顺利……在心里默叹了声,她的脑袋里,只有这些吧……莲举起桌上的冰咖啡,“京子,除了演戏,就没有再想过别的事么?”
“别的事?别的什么事?”全然不解地看着他,京子恍然大悟:“对了,高中的学习也是不能松懈的呢,我不能因为喜欢演戏就把它忘在一边。”
“天……”他小声的哀叹,挫败,真的是挫败。
不过,这样也好吧,起码她喜欢演戏,并不是因为不破尚才那么努力,这样全心全意地认真投注精神去做自己喜爱的工作,才是他最欣赏的最上不是吗?
了然一笑,莲将手中的冰咖啡杯轻碰了一下京子的杯子:“也庆祝超越前作的‘未绪’精彩演出。”
“啊?……是――”怔忡片刻,她展露出欢喜的笑靥,敦贺先生称赞她了呢,超越前作的未绪,超越前作的未绪~敦贺先生果真是十分温柔的人~
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模样,他低首,唇角勾起调侃的诡异笑容。
“然后,亲爱的未绪小姐,”他不易察觉地凑近京子的耳畔,蛊惑性感的低沉声音环绕在她的周围:“你是否能够告诉我,右后方那个由始至终一直在用眼神谋杀我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他微微眯起眼,鬼魅如夜帝王的绝色风采伴着他挑逗与暧昧并存的微笑顿时让京子一愣。
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敦贺莲那家伙,那个表情!分明是勾引,分明是勾引!勾引未成年少女!连后辈都不放过,果真是披着羊皮的狼!不破尚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瞪着不远处两人的眼睛已经快抽筋,他低下头,发泄般一口接一口吞下自己一贯最喜欢的布丁。
“阿尚,这样好吃吗?”不是连味道都吃不出来了阿?
“你管我,我喜欢。”冷冷瞪了七仓美森一眼,不破尚俊帅的脸庞维持面无表情,可是心里早把敦贺莲诅咒个一万遍啊一万遍。
不破尚……想起这个名字,京子的背景立刻暗阴沉。
这家伙就不能成熟一些吗?竟然还在背后向敦贺先生射冷箭?她想要站起身,可是突然莲拉住她的手,靠近地说道:“别动――我倒要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稍稍向那个方向送去一眼,莲落拓不拘的邪肆笑意让京子蓦然一怔。
敦贺先生,在试探不破尚?为什么?试探什么?
她也偷偷觑向不破尚的位置,脑袋里开始不合表情地怪笑――不破松太郎啊不破松太郎,你死定了,别人我不敢说,被敦贺先生欺负的人……一定知道生不如死的感受啊哈哈哈哈――(怨京:“啊哈哈哈哈哈哈――”回音持续……)
那个,因为有她这个前车之鉴。突然想到自己之所以会有这么深刻意识的原因,京子泄气地趴下来。
“你还在意他?”
突然,莲冒出这一句。
在意?没错,非常在意,在意他什么时候被她踩到脚底下!幻想中京子一脚踏在不破尚身上,就宛如哥伦布登上新大陆一样雄壮伟大。
啊!真是美好。
“京子。”莲带着标准的高级绅士笑容趋近――
“啪!”
突然一张唱片落到两人之间,响亮的一声打断了彼此间的暧昧气氛。(哪里暧昧了,分明是有人打算捉弄……)
“真是对不起了,手滑了。”
头顶上传来熟悉的男人声音。
不破尚!
京子猛然抬起头:“你做什么?”好端端井水不犯河水,打算越界吗?!
怨京们开始暴走,两人间的紧绷气氛一触即发。
“什么叫我过来做什么?我只是路过,突然想起要把这个交给你而已。”不破尚侧过脸,倨傲地扬起下巴,由上临下地俯视敦贺莲。“阿,没有看到,原来敦贺莲也在这里。”冷冷笑了一下,他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视角。
这个表情也很好,冷漠高傲,果真也只有这才符合他不破尚的气质啊。
莲一手撑着下颚,目光从他身上飘过,随即,他缓缓起身,很有“礼貌”地伸出手,向比他矮一个头男人微笑:“我也是,刚刚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艺人在。”
不破尚嘴角抽筋,这个敦贺莲存心要他出糗,不然好端端站起来握什么手?
可恶,他现在失去了上帝视角!
敦贺先生?单纯的小女生再次对两个男人间的明争暗斗不知所以。
在不破尚故意不去理会他伸出的手前,莲率先抽回手抱胸凝思:“呃,抱歉,我这人最容易忘记人的名字,也记不住人脸,特别是长得没什么特别的脸……啊,我不是说你,不过――你叫什么名字?”
咬牙切齿,但不破表面上仍旧强作镇定:“你听好了――我是不破尚。”
没什么特别的脸……没什么特别的脸……没什么特别的脸――你的脸特别到哪里去?!
“不破尚?明白了。”莲状似认真地记下,随后友好地问:“你和最上小姐是好友?
“敦贺先生――”面前一个幽灵诡异地反问:“你觉得……像~~吗~~”
最上……莲撇过头去,肩膀颤动了几下,随后转过来,仍旧很优雅地维持着标准绅士微笑。
“好友?她从前寄居过我家罢了,说起来,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不破尚摆出很无奈的表情一耸肩一摊手,好像在说“哈,怎会这么倒霉跟这个笨女人有关系”~
眸光突地一沉,莲一敛神色,变化不过一瞬。
好、好难受……不能呼吸了――不破尚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将要窒息而死,他四周环顾,只在京子的身上找到了浓烈得骇人的杀气。
怨京必杀之――“掐死你的温柔”。
竟然还敢用那种表情说青梅竹马,你这个男人有多不要脸啊?!什么我寄居在你家也要搬出来说,我没有付出过劳动吗?我是白住的吗!
“阿尚――你竟然……阿尚,你承认这个女孩是你的青梅竹马了啊――”才来的美森听到这句话,不觉中暴走,小粉拳一下又一下像落雨一样朝不破尚身上砸去,一边低低哭闹一边毒打……
“七仓美森?”京子惊讶了一下。
要在怨京的勒颈之战中力求生存,身后还要遭受“小狗”的虽无关痛痒但莫名其妙的“毒打”――
生存还是死亡?
这是个问题。
不破尚的脸色逐渐泛青。
他猛瞪莲朝他保持微笑的嘴脸,后者只是慵懒一摊手,表示发生的一切与自己毫无关系,然后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喝了一口咖啡,唇角上扬的笑意让不破尚万分不爽。
尚的双眼没有放过莲,强势的目光在警告些什么,而莲似乎也感到了他的敌意,他只是微微偏头,低沉如酒声音从薄抿的唇中流泻出来。
“怎么,有事?”
从咖啡杯里冉冉腾起的热气模糊了他的脸,也让人看不清这个男人真正的情绪。
垂下的发丝遮住半个眉眼,唇角轻浅扯起。
好似微笑,又似乎讥嘲。
那一瞬间,不破尚怔忡,他从来不知道,敦贺莲的表情,可以如此鬼魅。
即使有莲宛若含笑的薄唇,却依旧让他无法忽视莲沉眸子中的犀利冷光。
不破尚几乎忘记了困境,半晌才回过神来,左手挣开脖子上缠绕的暗灵体,右手扒去身后不断打人的“爪子”。将手往桌上一压,“这是上次那部MV的唱片,制作人要我给你。”瞟了莲一眼,他得胜似的转而对京子说。
“MV?”怨京收回,京子将目光移动到唱片封面上。
那时一张以色系为主色调的唱片,身着恶魔装的不破将一颗心握在掌间。而他的背后,是他一双血色的瞳眸,左眼映出美森娇甜的笑容,右眼却是――京子含泪将不破尚推下高台的特写!
啊啊啊啊啊――
京子内心在变相地怪叫,身后怨京一家老小自然追随主人,这让气氛相当诡异。
见、见鬼了,为什么连她都要扯上,竟然还要出现在不破尚的专辑封面上!如果真的出现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在那――么不起眼的位置,简直就是不破上的陪衬!
“三天后是新专辑的歌友会,制作人说你还要来一趟。”把瞎闹不已的美森按在身后,让她继续发疯。不破尚决定暂时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已经有许多餐厅的食客对这个角落议论纷纷,有的两眼发亮恨不得饿狼扑羊的模样,他不想明天自己在速食餐厅的事情见报。
当然,他死也不会承认,还有个原因是他……现在有点不想面对敦贺莲。
京子皱眉:“我怎么不知道有歌友会?”
“专辑大•卖,”不破上挑衅地向敦贺莲扬起眉梢:“临时安排的。”说的时候,他还特地强调了“大”字,唯恐莲听不清楚。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京子的目光在两个男人间来回搜寻,结果在自己的脑袋里翻遍了记忆也找不到丝毫可以解释的理由,虽然以前不破就很讨厌敦贺先生,但是像今天这样,从头到尾一直在向敦贺先生暗示些什么的样子更是反常。
“真是恭喜。”平静了许久,莲低柔笑道。“后生可畏。”
摆明了说不破是新人,而他是前辈。
咬咬牙,不破尚从齿缝间蹦出几个字眼:“多•谢!”
呀?这又怎么了?京子确定自己真的已是一头雾水,其实自己也是见识过敦贺先生耍弄人的态度,可是……他对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艺能界新人说这种话还是第一次,要知道,敦贺先生从来对新人都是温和鼓舞的人。
想到这里,京子的一边嘴角开始抽动――没错,对新人都温和鼓舞……唯独除去她……
突然心头有点空荡荡的。
看向莲,她迷惑了,那个瞬间,莲也好像感觉到似的,深邃幽沉的目光越过不破尚,望着她。
片刻,发现目光交汇,两个人都匆忙把头撇向一边。
美森从不破尚的身后探出身子,打量起这两个人。
……有些怪异。
“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所谓的工作,似乎在这里逗留太久也不好吧?”不破尚擦过莲的肩,犹如金丝般的发飘逸飞扬,他的眼神带着警告,上挑的眉梢也蕴含着薄薄的怒意。
他的意思是,你们最好快点结束这约会一样的晚餐。
不仅如此,他背对着京子,侧过脸向她勾起一抹狂野的笑容,“我想,以‘我们的交情’,你是不会刻意忘掉这份工作的吧?星期六,下午2点,银座商业街。”
我们的交情……哈,是说他把她当作……那一切,不过是个笑话,一个可悲的笑话。
猛然,她记起什么,追了上去:“如果是三天下午2点,我可能会来不及。”一谈到工作的事,她就可以暂时忘掉对不破尚的敌意。
三天后,《Dark Moon》的拍摄会持续到下午一时三十分止,虽然那只有她的一场戏,但也是不能放松的时候。
“你说什……”不破尚要问出口的话终结在莲揽过京子的动作上。
莲的唇边尽是疏淡的笑意,“没什么,她是说,我一定会‘把•她’准时送到银座。”他的声线压得很低,低到只有周遭的四个人才可以听得见,而这句话也成功地挑起了不破尚的战意,让他皱起眉。
“敦贺……先生?”心脏骤停,在大厅光众之下,莲突然做出这样的动作,就算这里是个死角,从其他方向看不出什么端倪,但……
“你……我明白了。”咽下想要说的语句,不破尚同样抓过美森,作势向门口走去。
美森低低咕哝着:“阿尚这个大混蛋,那张专辑明明是你答应给我的……”最上京子,你给我记住!无论尚是否还喜欢你,你仍旧是我的障碍。
“那个,七仓小姐……”莲在记忆力努力找出这个名字,似乎刚刚最上是这么称呼的。
七仓美森不明所以,她停下来看敦贺莲,不懂这个她“必须讨厌”的前辈为什么会突然叫住她,虽然说因为尚的原因也连带地要排斥敦贺莲这个大众的梦中情人,但是毕竟是前辈,她还是小小兴奋了一下。
莲走上前两步,微微俯下身,捡起她掉落的发卡。在抬眼时,他仿佛从暗夜中走出的帝王般,却不经意间露出文雅尊贵的微笑,一笑,所有光辉顷刻黯然,洗碎一地光华。
他伸出的手指出奇得漂亮,修长而干净,带着点妖异的魔力。
“女人,不该为了些小事哭泣,像你这么可爱的公主更是。”他的周身,散发着浓郁的贵族气质,即便只是他毫无亵渎之意的眼神,却几乎让人觉得他用目光捧起了七仓美森的发梢,“笑起来,会更适合你。”
刷――在场所有女士的脸在那个刹那红透到皮肤深处!
敦贺莲,所有女人心目中的最佳情人。
看来,七仓美森和最上京子都该找到原因了。
“小狗,走了!”目睹这一幕,不可否认的,连不破尚都失神了片刻,当然只是骇然于他突然的诡异魅力。意识到自己不争气的失神,不破尚气急败坏地拉着七仓美森扬长而去。
笑,莲满意地看着不破尚的背影,他打了个大胜战。
而身后,浮动着奇特的气流,让他顿感不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敦、贺、先、生,原•来•你•是•这•种•人•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02 00:07】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转同人小说[STARxSTAR]第2话。(少女向...吧) | ホーム | 搬来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给荼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ello47.blog106.fc2.com/tb.php/2-1b12283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荼セロは

Author:荼セロは
山云党百四控,少女情怀优先。
草川为,田中机械正萌。
总括:浓度只有47%的腐人。

記事類别

申明: 站内图文非允勿转。 [STARxSTAR]转自[百度SKIP吧]的空镜皆无。

近期記事

近期留語

©Plug-in by PRSU

検索大道

連結贰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