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11 | 2018/12 | 01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来,享受CO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转同人小说第5.5话。(少女向...吧)
--谢谢镜子--
-----------------
§5.5 两端
我再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
更不要告诉我神在传播爱。
如果想要开垦光明,
请用自己的双手打破那道墙壁。
――最上京子
★★★★★★★★★★★★★★★★★★★★★★★★★★★★★
“哇――”仰头看着仿佛直耸入云的大楼,京子由衷发出一声感慨,这就是大公司的手笔,光是这楼的海拔就已经够彰显ER唱片在业界的身份尊贵了,简直就是傲视群雄嘛。
下一个工作的地点,居然实在这么高级的地方,怨京们已经开始在她头顶跳起了粘巴达……
“喂喂,”身后好整以暇站着的大小姐不爽地出声证明自己的存在:“你这家伙还打算在门口站到什么时候?”要她陪这女人来ER大楼简直就像是要陪难民进城――她怎么对什么都能新奇半天?
京子幸福地“飘”到奏江身旁,像只八爪鱼一样巴上奏江的手臂:“奏~~~江~~~~~”
奏江只觉得寒毛倒竖,手臂上小麦丰收一片。
挑起一边的柳眉斜睨着置疑她――她在笑。
两簇眉眼弯弯,笑得好不谄媚。
收回眼,奏江安慰自己,嗯,没看见。
“奏……”
“再说我也不干,别想我陪你进去。”奏江撑起一张恶霸脸:“你不要以为我会屈服在你的淫笑之下。”
诶?我哪里有“淫笑”?京子莫名其妙,但很快又换上了一张诡异的脸,阴森森如同露出白骨错齿的笑容乍现,明丽的瞳孔里眼白占据了大片的球体,随后,只有幽幽离离的色气息把琴南奏江卷入漩涡……
不――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奏江在走廊上被半拖半拽地走着。
身子突然就像僵化一样动弹不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这个女孩一露出那种表情得失后她就好像被固定成木头一样,要不然就像一堆地缚灵绑住她――
造孽啊,这是造孽,是她遇人不淑吗?
明明是不想陪她来实现什么可笑的“友情寸步不离”的宏伟目标,可是现在却抽不开身的是谁?
“对了,奏江,你为什么会喜欢上Azrael?”京子突然冒出了个疑问,以前一直觉得像奏江小姐这么傲气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崇拜的偶像才对,所以到现在也为这个结论觉得不可思议。
奏江猛抬头:“谁、谁说我喜欢了?!”
“别装了啦。”京子挥挥手毫不在意她的辩驳,贼兮兮给她一个笑:“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胡说八道!”奏江瞪了她一眼,脚下的步伐却愈走愈急,直接越过她头也不回地走着。
逃啊?你再逃到最后也要回答我的问题,嘿。
突然边上的一扇门被推开来,埋首匆匆行路的奏江居然第一次失态地撞进一个男子宽阔的怀中――
冲击力之大让她惯性后仰……
“小心。”她听见一声低柔有致的提醒,随后一只结实的臂膀圈住她的腰将她拉回正轨――
该死,是谁这么不长眼?抱怨还埋在心底,她甩开眉眼前的长发,忿忿直视那个让她失态的男子。
那双眼睛清如冰雪,眼底都还宛若有流华耀动,那种细致到柔软的线条,白皙透明,又带着慵懒的倦意……
太过漂亮的男人,是让人嫉妒的。
而奏江没来由得心一慌,打掉她腰上的那只手。
“真是抱歉,我应该看清楚再――”男子温润地低声道歉,毫不在意自己是否有过错、
“稍稍也该知道怎么走路吧?”奏江抬眼冷冷看他,反而是得理不饶人了――其实她真正在意的不是被撞到,而是刚刚那只让她心慌的手。
居然……居然碰她?!还没有哪个男人在没有她允许的情况下敢接触她过――
“奏、奏江――”京子才刚刚来,看到那个男子的时候突然愣了下,她想要脱口而出的话突然中止在男子的轻笑中。
“喂,难道你真的认为是我错?”漂亮的男子自一声轻笑后全然收起了好脾气的模样:“刚刚是你撞上来的吧?”
“我撞上来?!”说得好像是她迫不及待想要撞进男人怀里一样!“明明是你突然打开门从里头冲出来――”
“我当时的速度可以比之蜗牛,你的速度可以比之火鸡。”
“火、火鸡!”奏江怎么允许高傲的形象这样被“火鸡”践踏,“你这无理的娘娘腔――”
娘、娘、腔。
男子额角隐隐浮动起不易觉察的脉络。
那一时,万籁俱寂。
“刹夜,怎么站在门口?”秋田广之随后探出身。环顾全场,发现京子正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发生了什么事?”
“一点,小•小的摩擦……”京子伸出两只手指,比了个“小小”的距离。
“我听到了一个禁忌的词汇。”雅未克从秋田身后走出来,上下打量着弥漫火药气息的两个人,然后视线定格在目光逐渐阴冷的被称之为“娘娘腔”的男子身上――
“广之,我们完蛋了……今天下午。”
“什么?”
“有人犯了刹夜最厌恶的禁忌。”
Arzael成员的身上忽然一阵寒风吹过。
“京子小姐,我们开始工作吧。”四枫院刹夜突然如是说,眼也不斜地将京子拉进门――
奏江惊奇地看着好友被无端拖进不明之地,立刻反射性地跟去――
啪!
门,重重地合上。
在她踏进门之前。
★★★★★★★★★★★★★★★★★★★★★★★★★★★★★★★★★
乐队练习室里,阴郁的气氛在环场流动。
“曲子的高潮部分,雅未克击鼓的力道不够,广之你的电吉它总是慢了2/3拍,的keyboard漏了一个过门的休止符,鬼雨把谱子重新过一遍再来。”毫不犹疑地丢下一连串苛刻的要求,四枫院刹夜冷凝着面容用笔尖在练习谱上划掉一个又一个小节。即便他的要求换来哀嚎遍野,可是谁也都没有异议,因为虽然严格,他指出的问题却一一是事实。
“按你这么改,难度会再高一倍……”浅野鬼雨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修改的曲谱顿时感觉从脚底升起一股凉意。
刹夜冷冷扬眉:“鬼雨你要是身体不适,可以去休息。”他说话的口气不含一点感情,让人捉摸不透他心中所想。
这个……这个人……是那个彬彬有礼的四枫院刹夜?是那个好似谦谦君子一样的Azrael核心人物?京子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发生的怪异景象。
就在她用惊异的眼神看着他时,突然四枫院侧过脸来,眉宇间诡异的神情让京子一愣。他放下手中的曲谱,白银似的发丝从肩头垂落,激起一阵流华,那张清俊隽永的脸上换上一丝让人发寒的笑容:“京子小姐――”
京子突然举起手,表情认真非常。
他挑眉。
“我的朋友还在门外――”京子在心里可怜巴巴地想着,都是因为连日来各自的忙碌让她们可以见面的机会太少了,LOMEME部最近也都因为考虑奏江和她的工作档期而没有安排新的节目,她可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奏江空闲的半日抢过来陪她好好温热一下那宝贵的友情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让奏江跑……不,是这样委屈奏江?
她指指门外,就算不能让外人来打扰工作,她至少应该出门和奏江道个别。
刹夜忽而就笑了,抬手系紧掌间的丝带,一举一动却都那么不缓不急。“你的朋友真是有胆量。”他轻忽的声音溢出口,带着不悦的气息。
“刹夜倔起来就和孩子没两样,自求多福。”浅野鬼雨低下身在京子耳边丢下一句告诫,然后在刹夜的瞪视下匆匆逃离。
京子看看门口,又看看对坐,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既而轻笑着摆摆手:“其实奏江不是那样的人,她并不是故意要和人争执啦。”她觉得好笑:“只是因为先前我说她是Azrael的乐迷,她被说中了心事才会那么急躁,的确她有不对的地方,但是那是无心的,真是抱――”
等等。
她是Arzael的乐迷为什么会不认得乐队的主唱四枫院?
“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不认得我?”刹夜双手交握靠上玻璃桌面,在听到奏江是Azrael的乐迷玩味地扬起唇角的弧度――不是因为有被吹捧地优越感,而是因为怎么也料想不到那个女孩会是Azrael的乐迷。
京子因为他说中了疑问而点点头。
“刹夜的宣传手法而已,单曲推出作宣传的时候并没有公布我们几个的真面目,所以现在Azrael乐队除了歌曲以外,一切在公众面前也都还只是一个迷而已。”坐在一旁调试乐器的秋田广之冷笑着。这个女孩根本什么都还不懂,连Azrael的风格都不了解,又怎么可能拍摄出有影响力的宣传短剧?
京子不可能没有察觉这明显带有轻蔑意味的笑容,她那一贯带着礼貌微笑的脸微微挂起令人难以觉察的神色――丝毫对她没有改观啊,这家伙……她的能力,果然还是不够……不过,更让她在意的是,四枫院刹夜以隐藏面目的方式营造神秘感,令人起了好奇心,听过单曲后然后再对Azrael乐队的本尊感兴趣,借以加强宣传效果,巧妙应用了人的探疑心理,四枫院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什么,坐在邻座的刹夜轻忽抬起眸子,目光扫过略有所思的女孩,而后,懒散地从椅子里起身,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她:“这是这次短片诉求,你先看一遍,我会出去‘招呼’你的朋友。”前提是如果她还在的话。
……这个……担心地看着出门的修长背影――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才好。奏江和刹夜都还是冷静的人……嗯……嗯。
琴南奏江坐在门口的休息沙发上,表情冷若冰霜。攒蹙起的眉仍旧没有丝毫的松弛,只是添加了些许赌气的成分。
她才不是因为答应了某个家伙,良心作祟外加怕明日见到那个家伙泪流满面地控诉她才没有走掉。纯粹是走了太久脚酸,多休息一会儿而已!她才不想再累得像只狗似的,何况她今天正好想好好参观一次ER唱片,再加上――
不断在心里给自己可笑的自尊作自我建设,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是为了京子而留下来。她的柔荑撩起披肩的秀发,耳朵听见练习室的门随着“喀”的一声被打开。
余光捕捉到一个令她火大的始作俑者,奏江不满的眼神不言而喻。
“还没走吗?火鸡小姐?”醇柔的声音带着戏谑有些刺耳地直逼她的耳膜。
咬咬牙,奏江抬起头回道:“我在休息而已,娘娘腔先生。”
……
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孩子气的人,而偏偏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孩子气的天性。
刹夜隐隐挑了挑眉,再次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字眼已经没有那么激动情绪,他很友善地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头枕着双臂状似不经意地问:“我听说你喜欢Azrael?”
“你听错了。”敏锐如奏江,早在看到京子被拉进练习室的时候已经猜测到眼前这个男子应该是Azrael的成员,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个……就算自己真的对于Azrael的音乐很感兴趣,可是对于把她比作火鸡的家伙――杀无赦。
“说得也是,这种垃圾的乐队……”刹夜懒懒打了口呵欠:“我也早就想退出了,虽然才刚刚正式踏入音乐界,可是之前的两年的乐队演出已经让我对这种乐队厌倦了,作出来音乐也都是废品,居然也能可笑地爬上榜首――”
“你倒是自负。”奏江忽然插口,忿忿不平地怒瞪他,对这家伙的观感已经是负无穷大,果然徒有皮相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自以为是!“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乐队里的哪一个人,但是Azrael有你这样的角色存在真是可悲,Azrael的音乐本来就是精炼出来的优质作品,却因为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变成――”她还想再往下说,但发现他趴在沙发的扶手上带着轻笑看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说得可笑?本来作为Azrael的成员,没有意识到自己乐队的实力也就罢了,居然还抱怨连篇,还好你不是乐队的核心人物,如果你是Santan――”
这一次他又笑了:“我就是Santan。”
那个瞬间,休息厅里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而他报以占先机的微笑。
不,这不是真的。
她的眼光那么差?!对于这样根本不热爱自己角色的人居然还崇拜有加?从第一次路过CD专卖店听到Azreal的歌起,至了解到乐队主唱Santan的才华四溢……
她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家伙!
即便心理斗争激烈,可是表面上奏江仍旧维持着冷眼瞅他,只是那不可置信的神态没有褪去又逐渐替换成另一种怀疑的神情――好像,还有什么不对,她意识到。
“你――在套我话?”几乎想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阿,终于发现了。”刹夜好像很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她居然还连珠炮似的发出了一连串地指责后才感觉到,说不是Azrael的乐迷,却知道Azrael的核心人物是谁,叫什么名字……想到这儿又让他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你真的很有趣。”
报复仇人的事情永远都是那么有趣。谁叫她说了他忌讳的字眼?自己不愿被知道的心思被人套出口,一定会拉不下面子的吧?何况还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对方的乐迷。
“我还真想不到Santan是个长得比女人还女人的家伙……”为了扳回一成,奏江毫不保留冷嘲热讽的口气。
大眼对小眼,战争结束的日子仿佛遥遥无期。
在墙的另一边忧心忡忡的最上京子呀,你知道吗?这两个人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6/03 00:10】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转同人小说第5.6话。(少女向...吧) | ホーム | 转同人小说第5.4话。(少女向...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给荼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ello47.blog106.fc2.com/tb.php/10-bd34da0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荼セロは

Author:荼セロは
山云党百四控,少女情怀优先。
草川为,田中机械正萌。
总括:浓度只有47%的腐人。

記事類别

申明: 站内图文非允勿转。 [STARxSTAR]转自[百度SKIP吧]的空镜皆无。

近期記事

近期留語

©Plug-in by PRSU

検索大道

連結贰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